兩隻“刺蝟”的戰爭與和平_0

兩隻“刺蝟”的戰爭與和平

兩隻“刺蝟”的戰爭與和平

www.hkpcc.hk

  婚姻路上,我們都是狠角色

  以毒攻毒的婚姻

  見過夫妻吵架眾人勸和的,有沒有見過親人朋友集體勸其離婚的?這種有違常理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和饒宇(化名)的身上。

  也許因為父母太過溺愛的原因,我的個性好強、自我,甚至是自私,總是提防別人傷害我,所以隔得老遠就豎起瞭滿身的刺。生活中是這樣,情場上也沒有例外。曾經交往過的男朋友,隻要察覺到一點點苗頭不對,就會老早一腳踢開,因為我相信,不讓自己受傷的最好方式,就是先下手為強。隻要火氣一上來,我就會不留餘地地放狠話,並且,無論心裡有多麼不舍和不甘,都絕不會再回頭。所以,我的愛情全是一路逆風,半路失蹤。

  可這樣的我,卻在3年前和饒宇直接結婚瞭。就像是特快列車,談戀愛抑揚頓挫的那些小站一個都沒停,認識4個月就穿上瞭婚紗。

  饒宇是我二姨同事的兒子。當初二姨介紹我們認識的原因,是因為她覺得我們的個性有很多相似之處,都不是善類,以前脾氣好的男友都被我欺負得很慘,也許以毒攻毒,反倒能壓得住我。二姨還瞭解到,饒宇的自我保護意識也很強,他曾有個女友,後來人傢騎驢找馬釣上個更好的,就把他甩瞭。

  第一次見面是在沙坪壩一傢餐廳,二姨簡單介紹瞭一下,就溜之大吉,剩下我們橫眉冷對,尷尬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唯一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和我一樣有著一雙帶著審視和隱藏瞭攻擊性的眼睛。

  吃完飯我們就輕松地道別說再見,沒有任何多餘的話和多餘的眼神,他似乎也沒有送我回傢或者再聯系的想法,彼此都顯得被迫勉強。其實我心裡很清楚,我們就是一類人,擔心被對方撕掉面子,不如先退一步保護自己。也許個性相似就是有這點好處,不用去猜,我所想即他所思。這樣表面上風平浪靜,隻用眼神揣測較量的飯局吃過幾次之後,我們就決定結婚瞭。其實雙方都沒有多少瞭解,也許是因為對這個高大魁梧的男人看得順眼,也許僅是心情好,雙方條件相當,就做瞭這個決定,把所有的親人朋友都嚇瞭一跳,連帶介紹我們認識的二姨,也很是不可思議,這麼快?又不是一見鐘情,怎麼可能啊!

  當時的想法,反正是二姨強力推薦的,問題應該不大,就算出瞭什麼事故,本人也概不負責。

  狹路相逢誰怕誰啊

  饒宇在一場大型商場裡做管理,事業小成。我們都是獨生子女,他年齡隻比我大半歲,壞脾氣比起我有過之而無不及。婚禮上他的一個好朋友說他很是精明,從不讓自己吃虧,有著鐵齒銅牙的招牌,做他的老婆最好頭頂裝上避雷針。這位兄弟算是給我提瞭個醒,從婚禮開始,我就有瞭過招的準備。我有自己的事業,又不靠他養活,誰怕誰啊?!

  隻是沒想到,較量從我們結婚的第二天就正式開場瞭。倉促的婚禮把兩個人都折磨得很疲憊,醒來之後沒人願意下床弄早餐,最後各自去廚房自己弄給自己吃,那種感覺很奇怪,就像合租的異性發生瞭一夜情,之後都心照不宣地裝作沒事似的。婚禮上換下的衣服,在臟衣簍堆成瞭一座小山,可直到一周後,小山變成瞭大山,我們仍各自按兵不動,誰也舍不得把它扔進洗衣機。最後我一氣之下,把自己的衣服分理出來,全數交給瞭樓下的洗衣店。

  我們過不去的事情太多瞭,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計較這麼小氣的男人,連去趟銀行繳電費,也會覺得吃瞭虧;他如果要看球賽,我就別想碰遙控器,一次賭氣,我在臥室買瞭新電視,還是全套的環繞立體聲,從此以後,這個問題上互不相幹,隻是暗中較勁誰的音量更大聲;我們誰也不會也不願意做飯,要麼就在外下館子,要麼各自解決瞭再回傢,他的觀點是女人結瞭婚,就應該有個女人的樣子,這些事本來就應該我做。既然我一直講求獨立、平等,就不應該有老婆在上男人應該讓著女人這一類想法,這就是一種示弱的表現。我剛滿20歲就在父母的資助下開始創業做生意,到結婚那年已經小有成績,我會示弱?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下定決心,對付兇惡的人,就要比他更兇惡,對付卑鄙的人,就得比他更卑鄙!

  都是狠角色

  不到3個月,我們的婚姻就開始瞭雷電交加,他有他的行事方式我有我的經驗準則,有時其實是各有道理,拎開來看,我們都算蠻體面的人,但合在一起,便成瞭惡夫潑婦,水火不容,誰也不願意在氣勢上低上一截。

  幾乎每天我們都要為一些小事吵架,有時越吵越厲害到最後卻忘瞭吵架的原因;還是新婚夫妻呢,雙人床中間就隔成瞭太平洋,偶爾親熱的時候,上下體位也會大起爭執。很長一段時間,傢裡就像一個自助酒店。誰也不願意讓著誰,也都自恃優秀,不懼怕離婚,但誰也不會先開口說這兩個字,我們都憋上瞭勁,看誰先撐不下去。

  也許各自心裡都有瞭打算,就更加不在乎需不需要講情面,我們的每次交戰,都會雷翻陣仗地驚動身邊所有人,言語沖突、意見不合摔東西砸東西是常有的事,樓下常會有人看到鞋子、衣服、香煙這些東西從我傢窗戶往下面飛,但從不會傳出歇斯底裡的哭聲,我們誰都不是在敵人面前示弱掉淚的人,更多的時候是一種冷漠的對峙,有時互相都幾天不回傢,誰也不知道誰去瞭哪裡,傢人朋友怎麼勸都沒用。饒宇對我二姨說,我是個剽悍得令人發指的女人。一次,他回來的時候開門發現忘瞭帶鑰匙,我在傢卻就是不開門,氣他為什麼不肯好聲好氣地給我撥個電話,在客廳裡沖著門酸瞭他幾句。話音還沒落,就傳來炸雷般的踹門聲。這一次,防盜門都被他踢變瞭形,那個時候又正好是吃晚飯的時間,驚動上下數層樓的鄰居和小區的保安,被鄰居們在小區的業主群裡當談資熱熱鬧鬧地擺談瞭好半天。我們成瞭小區名人,大傢都知道瞭我們這幢樓住著一對強人夫妻,都是不折不扣的狠角色。

  轉折

  和饒宇唾沫橫飛地在我親人間宣揚我的惡行不同,我是在網絡上發帖控拆他的種種罪行。網絡小姐妹們紛紛支招,一些理智的過來人會給出一些實在的建議,而有的,盡出些歪招,像給他戴頂綠帽子讓他抓狂;生個別人的孩子讓他瞧瞧;找好瞭下傢馬上跳槽….什麼都有。

  與此同時,媽媽語重心長地和我談心,說日子如果實在過不下去,就作最壞的打算吧,誰叫當時我們那麼猴急。朋友們也說這就是閃婚的惡果,反正還沒有孩子,早點散瞭也許對大傢都好。

  嘴上沒說,但我們心裡也都有瞭這樣的打算,雙方傢人在悄悄商議離婚後一些經濟分配的事,畢竟都是熟人,也都瞭解自己孩子的脾性,長輩們還是希望好說好散。我們其實誰也沒圖著對方什麼,就靜等著協商結果。

  也許下一分鐘,也許隔上一天,這樣的日子馬上就會終結瞭,雙方卻出奇地都平靜瞭下來。

  很難說是出於什麼心理,總之那些日子,我們每天下瞭班就準時回傢,還會在超市裡買些速食帶回去,自己吃一些為對方留一些在冰箱裡,臟衣簍裡的衣服,都一並扔進洗衣機再一並晾好。一天我買東西突然發現皮包裡冒出幾張商場現金券購物卡,一問,他說一直沒給我買過東西,算是意思一下。

  要是在以前,我一定會很個性地把那幾張券推回他的眼皮底下,可那一刻不知為什麼,竟然有瞭一種小女人的感動,於是在自己店裡給他挑瞭一臺配置較好的筆記本換下瞭他用著的老款。

  這麼一往來,我們之間竟有瞭不可思議的和諧,有時,剎那間的幸福感在腦子裡劃過,我甚至會想,這難道不就是我期待的傢庭感覺麼?饒宇一向凌厲的眼神裡透出的那股欲言又止,是我的錯覺嗎?

  兩個商人的共謀

  我們的婚有沒有必須離的必要?

  這一個議案是饒宇提出來的,像他處理的那些商場上的項目合作案一樣,我們真的開始瞭一本正經地探討。換個角度說,我們都是生意人,凡事都會用利弊的觀點來權衡。

  從表象來看,我們的婚姻的確很失敗,一開始心血來潮以湊合的心態鑄瞭錯,但為什麼最後又從混亂中感受到瞭一絲對對方的不舍?這說明,盡管我們並不是水到渠成的婚姻,卻仍然有感情,要不最開始也不會憑直覺對上眼。是哪些地方這麼難以磨合呢?自小養成的個性也許很難更改,但有些卻是我們為瞭較勁而故意為之的,這些能不能為對方作一些退讓改變呢?有時候明知道對方的觀點想法也有道理,為什麼就一定隻認自己的理,就不能兼容並包呢?我們在生活中都不屬於弱勢群體,內戰打得這麼激烈,如果強強聯手一致對外,那該是一個多麼牢固堅韌的組合….

  這些都是我們對坐在飯桌前一項項解構分析出來進行討論的,最後的結果是,暫停離婚,我們都試著努力一下,實在不行,再按原計劃進行,至少不會有什麼遺憾瞭。商人的理念,便是去嘗試每一個或許會成功的可能。

  兩個人的相守和錯過,有時隻在一念之間。到今天,我隻能慶幸我們在那個馬上就要分崩離析的階段,還能那麼理智冷靜地像處理公事一樣解剖婚姻,事實證明,我們的做法是完全正確有效的。從那天以後,每做一件事情,我們都會想起在一起討論的那些為什麼,都開始為對方克制自己的臭脾氣和壞情緒,一旦又發生沖突事件,避開對方冷靜下來就開始梳理原因尋找較為平和的解決辦法。我們漸漸體會到,尊重這種情感,不是在比誰比誰更優秀。

  當饒宇婚後第一次帶我參加他的好友圈聚會時,我竟有一種鼻子發酸想伏在他的肩頭哭一場的沖動,以前我們可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對方介入自己的朋友圈,因為知道誰也不會給誰好臉色。這樣的突變,讓親人朋友們目瞪口呆,他們隻能用歡喜冤傢來總結。隻有我們自己清楚,兩隻刺蝟要想從戰爭演化到和平,共謀才是唯一的雙贏出路。

  個體戶的婚姻

  獨傢經營術

  雖然幸福的婚姻是相似的,有一定的共性,但是它的公式卻不能套用每一個傢庭。每個夫妻組合都是婚姻的個體戶,要想讓自己這傢夫妻店恒久強固,就得在瑣碎的生活中打磨出一套獨屬於彼此的經營術,善於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找準隻屬於對方的咬合。這就是磨合。一個把兩種性格脾氣不同、傢庭出身不同、生活習慣不同的人硬塞到一個屋子裡相互適應的過程。

  多年後,這個過程會成為一種習慣,一種能讓彼此都舒服的習慣。婚姻中彼此在不斷暴露真相,人的缺點會在對方瞳孔的放大鏡下誇張地顯影出來,當原形畢露之後,仍然沒有觸及無法消化的原則問題時,也許有比一拍兩散好上數倍的可能,在試探中根據動態不斷調整雙邊關系,此路不通時商計著換條道走,說不定就是另一番小橋流水,曲徑通幽。

Tags:心理輔導,心理治療,心理醫生,焦慮,心理,輔導,臨床心理服務,婚姻輔導,情緒問題,輔導服務,香港心理輔導中心,SEO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