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西北盜墓“第一人”“客戶”中有省政協委員

起底西北盜墓“第一人”:“客戶”中有省政協委員

起底西北盜墓“第一人”:“客戶”中有省政協委員

www.prolieve-asia.com

  原標題:起底西北盜墓“第一人”:有團隊,“客戶”中還有省政協委員

  “孟老大”被抓瞭。2017年4月,這個消息傳遍西安古玩市場。

  2016年7月,陜西淳化境內國傢級文物保護單位漢雲陵被盜掘,當地警方循線追蹤,從一個盜墓團夥挖出其他盜墓團夥,再擴線、擴人,挖出“孟老大”。他下樓駕車準備外出時,被守瞭一夜的民警抓獲。

  今年64歲的“孟老大”真名孟某建,是西北盜墓“一號”人物。他能一眼看出文物的朝代和貨色。在西安古玩市場,“孟老大”是“權威”和“信譽”的代表。行傢們都知道,“孟老大”給出的價格就是“市場價”。即使他大幅度“壓價”賺取高額差價,其他人也不敢言。

  “孟老大”能量之大,還在於他能串聯起買傢和賣傢,組織出“一條龍”式的盜墓活動。一般情況下,他不去盜墓現場,而是出資支持他人盜墓,然後再將文物高價倒賣給他人。

  淳化警方查明,在收購文物的犯罪嫌疑人名單中,不乏有社會地位的人士,如甘肅省政協委員張某平、被公安部A級通緝令通緝的河南省政協委員張學溥。

  西北盜墓“第一人”

  孟某建看著文質彬彬,瘦高個子,他經常去西安大唐西市古玩市場收貨。

  據孟某建供述,早年他在西安一傢表廠工作,比較愛好文物,二十來歲就一邊上班一邊逛文物市場。因工廠效益不好,下崗後他便幹起收購文物的行當。最初,他到西安周邊偏遠山區收購古幣,倒賣後賺差價。後來,他結識一些盜墓人,便出資支持他人盜墓,然後收購、倒賣。

  一般情況下,孟某建倒賣文物時,都是自己開著車,拉著貨,送貨上門。如果對方看上眼,談攏價,給一個銀行賬戶,對方就把錢轉瞭過來,而這個賬戶設在他妻子名下。如果對方看不上眼,他再把貨拉走。

  孟某建曾在西安小東門古玩市場、西安曲江古玩城開過古玩店。不過,2015年後就沒再經營瞭。他對文物頗有研究,警方在搜查他傢中時看到,一排書架上都是文物方面的書籍,如文物圖冊、古墓葬分佈圖、玉器鑒定等。

  在西北盜墓界,“孟老大”是一個響當當的名字。辦案民警高曄說,很多被抓的盜墓人員稱,在盜墓團夥裡,孟在青銅器鑒定方面是陜西、甘肅一帶第一人,是民間的權威。“一件東西放在那,是西漢的還是東漢的,是哪個朝代的,他能一眼看出來。器皿上的花紋、文物是否修復過,他都能辨識出來。”

  西安古玩市場很多人都找孟某建“長眼”。警方查獲瞭他的手機,微信聊天中,很多好友發圖給他,詢問某件物品的價格。

  2017年4月14日10時許,孟某建下樓駕車準備外出時,被守瞭一夜的民警抓獲。“他知道自己犯瞭事,被抓時很淡定,一句話都沒說。”辦案民警王子曾參與當天的抓捕行動,他向澎湃新聞回憶道,待他們搜查車庫時,一間七八平米的庫房裡是成箱疑似文物的東西,都用衛生紙包著。

  淳化警方還搜查瞭孟某建的傢,在其臥室飄窗旁,民警撥開衣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鉆進去後,發現一個自制的夾層,裡面放著一個高約80公分的保險櫃,打開保險櫃,裡面有一批東西。

  劉磊向澎湃新聞介紹道,保險櫃裡有國傢級文物玉龍,還有琉璃發簪,而該發簪經文物專傢鑒定系西漢時期的西域貢品,是目前我國發現的唯一完整的孤品。

  經鑒定,淳化警方在孟某建傢中共搜查出70餘件文物。

被查獲的部分文物 法制晚報 圖

  “強吃貨”:低價買進被盜掘文物,幾倍的價錢轉手

  有著民間“權威”地位的孟某建,掌控著陜西、甘肅一帶被盜掘的青銅器市場價格。“他常‘強吃貨’、‘壓貨’。”這是落網盜墓團夥對他的評價。

  “這貨性功能問題在市場上價格是50萬元,他就給你20萬元,而且跟你明說,這貨你不給我,你拿出去,也賣不出去,因為你找不到上傢,沒人收你的貨。即使你拿去,沒人信任你,也轉手不出去。”劉磊說。

  古玩市場流傳兩句行話,一句是“不藏人”,意思是想在古玩市場打聽一個人,很容易;另一句是“不藏話”,意思是某人出手某件貨,很快整個市場都會知道。

  劉磊說,盜墓行當講的是所謂信任,孟某建是行當內的權威,他要是到古玩市場晃悠一圈,說某人給他一件貨,他隻出價20萬元,別人給更高的價格,再想轉手就難瞭。

  武某生,甘肅天水人,今年54歲,是涉案嫌疑人之一。20多年前,他在天水古玩市場結識孟某建,開始從事盜墓行當,盜掘出的文物都是經孟轉手。“即便有20多年的交情,他壓起價來一點不含糊。”辦案民警轉述瞭武對孟的評價。

  2011年,武某生帶著他的弟弟、妹夫等人,在甘肅武山一遺址盜出簋盆、爵杯、酒卮等文物五件。此後,他電話孟某建,表示想把貨賣出去。

  “‘孟老大’看貨後問多少錢,武某生說交往這麼多年,5件貨50萬,‘孟老大’隻給20萬,武當前列線時非常生氣,說每次壓價都壓這麼厲害,幹活不止他一人,他回去不好交代。”劉磊說,雖然不情願,武最終還是將貨放在孟處。

  三天後,武某生電話孟某建,詢問他貨是否轉出,得到未轉出消息後,他去孟處將貨帶走,拿到甘肅再賣時,買傢就稱“你這東西‘孟老大’已看,就給20萬,出不瞭價”。

  一個多月後,孟某建將貨從武某生處要去,給瞭他35萬元。據孟交代,他轉手以80萬元的價錢賣給瞭李某某。實際上,據淳化警方查明,經孟某建轉手的文物,他都從中賺瞭一倍甚至幾倍的差價。

  “不給他們壓貨,他們還會亂跑貨,我要給他們長點記性,讓他們乖乖地把貨給我拿回來。”孟某建供述稱。

  市場上需要某文物,就支持團夥成員去盜掘

  “孟老大”能量之大,除瞭他能掌控武某生這類手下送貨人之外,還在於他有獨立的盜墓團隊。

  “市場上若需要兩個鼎,他就能找兩個鼎回來。”劉磊說,西安古玩市場上多數人都知道孟某建是盜墓人,所以會有人主動找他要貨。之後,他就開始和陜西、甘肅一帶的盜墓人聯系,很快就能找出對方想要的貨。如果找不到,他就會安排人去盜掘。

  在盜掘過程中,孟某建一般不去現場,他都是給予金錢上的支持,先是支付幾萬元錢,用於團夥成員買作案工具、住宿等花銷,待盜掘出文物,他轉手賣出後,再給成員一定的分成。

  淳化警方查明,孟某建下線的盜墓團夥中,除武某生團夥外,比較固定的還有李某亮、張某彥等團夥。

  李某亮,今年46歲,西安灞橋人,曾因犯盜掘古墓葬罪、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獲刑10年6個月,2016年初投入關中監獄服刑。他還曾因吸毒被公安機關處罰。

  張某彥,外號“老八”,今年48歲,系李某亮的同村人,曾因犯盜掘古墓葬罪獲刑10年,2015年刑滿釋放。

  2014年,西安古玩市場上流傳說西安狄寨原出瞭一批編鐘,檔次非常高。流連於各大古玩市場的孟某建得知這一消息後,非常眼饞,就把李某亮叫過去,問他編鐘是否是其盜掘,得到否定答案後,孟讓李打聽是誰盜掘的。

  劉磊說,李某亮傢和狄寨原隻隔著一道溝,在當地很有影響力。他打聽出確實有人在狄寨原盜墓後,告知瞭孟某建,孟讓他帶隊也去盜掘。

  據李某亮和孟某建的交叉供述證實:得到孟的指示後,李趁著夜晚,叫上幾個“哥們”,來到狄寨原竇太後陵、薄太後陵兩陵墓中間地帶,待其他團夥正在盜掘時,他們打開手電筒,謊稱文物部門稽查人員,把對方嚇跑瞭。此後,李帶人進場盜掘,盜出蟠虺紋編鐘、燈臺等10餘件國傢二級、三級文物。

  淳化警方查明,這批文物被盜掘出來後,孟某建以150萬元的價錢賣給瞭張某平,而他隻給李某亮80萬元。

  李某亮拿到違法所得後,多用於賭博等花銷。“李某亮和張某彥兩人有次一塊豪賭,一晚上輸瞭300萬,從賭博廳出來後,李來一句,‘晚上拿工具繼續上山’。”劉磊說。

  據淳化警方透露,孟某建交代瞭他在2011年,2013至2016年間的所有犯罪事實,民警先後查獲各類文物250餘件。

被查獲的部分文物 法制晚報 圖

  兩名省政協委員收購被盜掘的文物涉案

  根據多年的辦案經驗,劉磊掌握到,文物犯罪背後有一幅較為清晰的“行業結構圖”。

  在這個結構圖中,位於最底層的叫“苦力”,他們是盜掘的直接實施者,獲利最低。

  其上一層是“腿子”,相當於“項目經理”、“包工頭”,他們組織實施盜墓,這類人既要具備使用炸藥的能力,還要掌握盜墓的技術。

  再往上一層是盜墓組織者或文物商販“支鍋”,這類人要具備籠絡人心的能力,出貨的能力,還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

  最終,被盜出的文物經“支鍋”流向收購文物者的“掌眼”手中。這類人除瞭具有一定的文物鑒賞能力,還要有比較好的經濟基礎。而這類人一般都還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從行業結構圖來看,李某亮、武某生等人,扮演的多是“腿子”角色,而孟某建扮演著“支鍋”的角色。正是孟的到案,那些被“掌眼”收購的被盜掘文物,才被無損地追回。

  張某平是本案“掌眼”中的一員。據淳化警方介紹,張系甘肅省政協委員,在天水、西安等地有多傢公司。張和孟是經朋友介紹認識,張自稱是文物愛好者,在天水有傢私人博物館,和孟有文物方面的交流和交換,後來知道孟是盜墓人後,且在陜西、甘肅有影響力,便從孟處收貨。

  淳化警方查明,張某平、孟某建接觸10餘年間,張從孟處收購的百餘件文物中,文物價值比較大的有鎏金編鐘、蟠虺紋編鐘、黑陶編鐘、黑陶俑、蓮花燈、石磬等。

  2017年4月26日20時許,隱藏在西安某酒店的張某平被警方抓獲。隨後,警方在其公司等處,搜查出雙螭虎鎏金底座、陶馬等珍貴文物200件。

  “他百般抵賴說收購文物是合法的,是為瞭保護國寶,實際上,他明知是盜墓所得的文物,還予以收購,甚至主動尋求這些文物。” 淳化縣公安局副局長楊改說。

  一段視頻顯示,面對審PSA訊,張某平自稱不懂文物法,於是,楊改過拿著一本文物保護法,當場將相關規定讀給他聽,張反駁道“我不懂法,我也不想聽,你不要讀給我聽”。隨後,在楊讀的過程中,張就一手拄著額頭,默不作聲。

  除張某平外,另一名有著河南省政協委員身份的張學溥也因收購被盜掘的文物涉案。

  劉磊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說,孟某建交代他和王某縣有文物買賣交易,抓獲王某縣後,王交代2012年以來他和張學溥有過多次文物交易,經王牽線,張也從孟處收購過盜掘古墓葬所得的珍貴文物。

  今年9月,淳化警方對張學溥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不過他已逃往國外。11月10日,公安部發佈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第二批10名文物犯罪在逃人員,張學溥名列其中。

  系列案中有5人上瞭A級通緝令

  孟某建所涉的淳化漢雲陵被盜掘系列案是公安部今年掛牌督辦的8起重特大文物犯罪案件之一。

  據咸陽市公安局和淳化縣公安局11月17日聯合通報,該案從漢雲陵被盜掘案開始循線深挖,歷時16個月,輾轉5個省16個地市,一舉打掉盜掘西漢古墓葬、倒賣文物犯罪團夥8個,抓獲犯罪嫌疑人91人,破獲涉及甘肅、陜西、山西等地的古墓葬被盜掘案件96起,追回各類被盜掘文物1100餘件,其中三級以上文物222件。

  “這一系列案件抓獲的犯罪嫌疑人多、破案數量多、追繳文物多,是近年來公安機關破獲的重大文物犯罪系列案件之一。”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陳士渠曾如此總結。

  值得註意的是,這一系列案件中,5名涉案人員上瞭公安部發佈的A級通緝令。

  7月31日,公安部發佈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10名文物犯罪在逃人員,名列其中的李葉軍、王建峰均涉淳化漢雲陵被盜掘系列案。9月8日,王建峰到淳化縣公安局投案自首。

  11月10日,公安部再次發佈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第二批10名文物犯罪在逃人員。這次“上榜”的有三人涉淳化漢雲陵被盜掘系列案。他們分別是於才、李鐵剛、張學溥。

  第二批A級通緝令發佈次日,李鐵剛在傢屬陪同下到淳化縣公安局投案自首。11月28日,於才在淳化縣被警方抓獲。

  據淳化警方向澎湃新聞透露,截至目前,該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均已到案,已批準逮捕56人,上網追逃8人,案件進入依法移送起訴階段。

Tags:
前列腺,
前列線,
BPH,
前列 線 炎,
排尿不清,
排尿 問題,
滴尿,
夜尿,
尿頻,
男士健康,
男性長者問題,
男性 血尿,
射精,
前列腺尿道堵塞,
性功能問題,
PSA,
保列福,
治療良性前列腺增生,
前列腺肥大,
前列腺增生,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