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中國要不要接替美國重啟TPP?

學者:中國要不要接替美國重啟TPP?

學者:中國要不要接替美國重啟TPP?

www.pakhopprint163.com

  原標題:中國要不要接替美國 重啟TPP?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彭波]

  彭波:中國商務部研究院副研究員

  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簽署命令,正式退出TPP。美退出TPP對相關國傢造成瞭很大沖擊,相關各國對此反應不一。

美國退群,中國怎麼辦?拋棄,還是代替美國的位子重啟TPP?

  澳大利亞公開表示:歡迎中國加入TPP。並且表示要與新西蘭、馬來西亞和智利等國商議邀請中國加入TPP。新西蘭總理約翰·基則表示,“TPP協議是美國在亞太地區領導力的體現。我們希望美國能留在這一區域。如果美國缺席,這個位置也必須被填滿,而且將被中國填滿。”

  美國前貿易代表羅恩-柯克也於2月12日表示,在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後,TPP剩下的11個成員國將別無選擇,隻能倒向中國,後者將取代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

  而與中國不太友好的日本、新加坡等國則對此憂心忡忡,對於中國加入TPP的可能性表示極大的疑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回應認為:“沒有美國,TPP沒有意義。”他同時也表示,不可能重新談判該協定,因為“這將打亂基本的利益平衡”。2月10日,新加坡也表示,現階段討論讓中國加入TPP尚為時過早。

  TPP的雙重性質

  對於中國而言,TPP具有雙重性質。

  首先,TPP是一個高水平的經貿協定。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於2014年兩會期間曾經有過這樣的表示:“至於TPP,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談判,也是個高水平的貿易協定。”

  其次,TPP是一個對付中國的聯盟。關於這個判斷有兩個明顯的證據:

  第一個證據是TPP紙面上的要求非常高,遠高於WTO。但是除瞭美國以外,其他所有加入TPP的國傢都沒有辦法完全達到要求,甚至日本也不行。美國指責中國的市場開放不夠,因而拒絕中國加入TPP,但是同為成員國的日本和越南在市場開放程度上卻比不上中國。

  為瞭讓這些國傢接受TPP的基本原則,達成基本協議,TPP最後通過的協議不得不在具體條款上做瞭許多妥協和讓步,補充瞭一些豁免條款。所以,TPP實際上“就是一個隻禁止中國入內的俱樂部。”

  第二個證據可能更加明顯:2015年10月5日,TPP12個談判國達成基本協議的當天,奧巴馬在發表的聲明中指出,“我們不能讓像中國這樣的國傢書寫全球經濟的規則。”

  因此,TPP的確具有強烈遏制中國發展的性質。當然,TPP各成員國的利益訴求並非完全一致。有些國傢是強烈反對中國,有些國傢則僅僅是為謀求自身的發展而已。

  因此,按照TPP最初的設想,中國其實是難以加入TPP的,即使要加入,也隻能等TPP運行起來之後,那時候就可以對中國提高要價。

  但是,後來的情況卻發生瞭意想不到的變化,TPP的主推者——美國——卻自己退出瞭。這樣一來整個TPP就陷入瞭極大的被動之中。

  放眼亞太,能夠讓TPP重新煥發生機的國傢隻有中國

  美國退出TPP給其他成員國出瞭一道難題。TPP不但符合美國的利益,也符合其他成員國的利益。為瞭促進TPP的成立,美國付出瞭巨大的努力,其他國傢同樣付出瞭巨大的努力,並抱有巨大的期望。現在美國突然退出,其他國傢又該何去何從呢?

  按照TPP協議的規定,TPP如果要繼續生效,需要獲得12個成員國中至少6個國傢批準,並且它們的GDP總和要占到全部12個國傢GDP總和的85%。在美國退出去之後,剩下國傢的體量不足原來的40%,這個協議能夠成立嗎?

  而且,TPP原12個談判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占到全球的近40%,貿易額占到三分之一,可謂影響巨大。但在美國退出去之後,這個比例下降到隻有13%,剩下的比較有影響力的國傢隻有日本和澳大利亞兩國,難以拉動整個TPP前進。

  因此該協議不論是否能夠得到實施,意義已經不大。可以借一句話來說,就是“生不如死”。

日本民眾抗議美國主導的TPP,會讓日本變成美國殖民地。美國退出後,中國能接棒重啟TPP談判嗎?

  在這種情況下,TPP隻有兩條出路:一是茍活;而茍活不如不活。二是拉其他大國入圍,以維持TPP的價值。但是放眼亞太,能夠讓TPP重新煥發生機的國傢隻有中國而已。

  於是,在特朗普正式宣佈退出TPP之後,呼籲中國加入的呼聲比較強烈。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佈爾就表態說,中國加入這一協定並非不可想象。“TPP失去美國是一個巨大損失,但我們不打算放棄。肯定有機會讓中國加入。”澳大利亞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佈也指出:“將中國帶上船並非不可能,但這會增加4年到5年的談判時間。”當然,反對的聲音也不小。

  在美國退出TPP,及澳大利亞等國呼籲中國加入以填補美國空白的情況下,中國是否需要加入TPP呢?

  中國可以加入TPP嗎?

  TPP首先是一個經貿協議,而且也是一個開放式的協議,名義上不排除任何國傢的加入。雖然具有對付中國、遏制中國發展的潛在內涵,但是至少沒有公開宣佈。美國相關官員也曾經公開表示:不反對中國的加入。因此,中國加入TPP是符合TPP的原有框架及規則的。

  中國加入TPP的工作,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預備階段。中國表態有加入的意願,並與原成員國私下溝通或者正式商討此事。

  第二個階段:談判階段。中國在得到邀請或者允許加入之後,開始相關協議細節的談判。這個階段可長可短,但是一般來說時間短不瞭,至少4-5年。

  第三個階段:實施階段。談判成功,並得到各國相關部門的批準,TPP正式開始運作,發揮實際作用。

  反對中國加入TPP的理由

  關於中國加入TPP的行動,國內具有正反兩方面的意見。很多人支持中國加入TPP,也有很多人不贊成,不贊成的理由如下:

  中國無法加入

  理由是按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構想,TPP本身就是亞洲再平衡戰略的重要手段,並借此孤立和遏制中國,所以TPP從規則制訂到價值觀體系,都有拒絕中國之意,中國即使現在選擇加入TPP,也會受到日本等國傢的反對。我們已經看到,在澳大利亞等國提出邀請中國加入TPP之後,日本態度冷淡,表示中國加入TPP可能稀釋TPP的成果。所以,中國加入TPP會因為日本等國的反對而無法成功,自討沒趣而已。

  沒有必要加入

  這又包括兩方面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特朗普上臺後,以雙邊貿易協定取代多邊協定的可能性較大,不僅TPP夭折瞭,美歐的TTIP也將停滯不前,在客觀上緩解瞭中國的壓力,給中國提供瞭戰略機遇期,所以中國沒必要馬上加入。第二種意見認為:TPP已經不重要瞭。TPP主要是美日之間的FTA,美國不在其中,日本又不積極的話,其重要性也就極大削弱,加入的意義不大。

  不符合中國的利益

  TPP條款標準較高,中國加入有困難。如果中國加入TPP,可能要做出很大的犧牲和讓步,而且不一定換來對中國利益有所幫助的結果。如果標準降低,那麼中國目前與TPP成員中的多數都有雙邊協議,則加入沒有太大的意義。而且,與美國相比,中國與TPP其他成員國的契合度不夠,TPP帶來的好處不足。

  中國加入TPP可能損害自己的大國形象

  TPP是美國組織的用於對付中國的協議,現在被美國自己拋棄瞭。中國在這個時候加入,撿起美國不要的東西,可能有損自己的形象。

  中國加入TPP的利益

  與加入TPP可能的損失相比,中國加入TPP的利益則顯得更加突出和全面。

  加入TPP能夠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與話語權

  當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傢與全球經濟的結合非常緊密,如逆全球化成為現實,對多數國傢將會造成沉重的打擊。因此,在美國放棄引領經濟全球化的關鍵時刻,中國加入TPP談判,可以給全世界展示一種繼續堅持並引領經濟全球化的姿態,會受到大多數國傢的歡迎,有利於中國占領國際道義高地。

  另外,中國加入TPP談判可以更好地爭取國際社會的領導權及經貿規則的制訂權。美國主導推進TPP並排斥中國有兩個理由:一個理由是政治上的,宣稱不能接受中國制訂規則;另一個理由是經濟上的,認為中國無法執行高水平的經貿規則。並借此將中國排除在TPP之外。

  因此,中國加入TPP談判,在政治上可以打破圍堵,在經濟上則向世人宣示中國有能力,至少有意圖執行高水平的經貿規則,進而提升中國制訂國際經貿規則的話語權。

  而且,中國加入TPP與習近平主席的達沃斯講話在邏輯上一致。習近平主席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中指出,國際社會不應放棄全球化,而應消解其負面影響。他同時強調,中國是全球經濟的受益者,更是貢獻者。還“要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習主席的講話獲得瞭國際社會的廣泛關註與歡迎。

習近平主席在2017達沃斯論壇的講話廣受好評 攝影:新華社蘭紅光

  總之,中國加入TPP談判可以讓中國占據世界發展的制高點,因此具有造勢的作用。這一條具有國際政治及大國博弈的內涵。

  中國需要TPP的高標準規則

  TPP強調的是高標準的經貿規則,包括規則的制定及執行。這些對中國未來的發展非常有利。

  中國現在是世界經貿大國,進一步推進經貿發展的壓力很大。一個國傢的發展需要講次序,不能一開始就用太高的標準去要求,所以中國過去對於外部強加給中國的高標準一向抱有高度的警惕。

  但是隨著發展水平的不斷提高,中國需要越來越高的標準。TPP是一個以高標準和高質量為特征的高層次自由貿易協定,它的很多規則是中國在下一步發展當中迫切需要的。如其中的“合作與能力建設”、“發展”、“透明度和反腐敗”等條款,有利於各國加強合作,促進各國經濟增長,也符合中國自身的利益。

  甚至是一些爭議很大的領域如環境標準和勞工標準,遲早也是對中國有利的。尤其是中國現在環境壓力非常大,中國的國傢領導人也多次在國際會議上表態要提升環境標準。

  另外,經濟發展的根本目的是為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國社會的勞工待遇遲早也是要改善的,而且也是對未來的經濟增長有利的。因此,現在看起來還有些苛刻的環境及勞工標準,過幾年之後可能就非常符合中國的發展要求。

  甚至於是爭議最大的“投資者-國傢爭端解決”(ISDS)機制,從長遠看也會有助於中國企業的走出去。這件武器本身是美國用來對付其他國傢的工具,但是其本身具有保護投資者的內涵,也是中國當前及未來非常需要的。

  尤其是中國現在推行“走出去”和“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對外投資規模越來越大,非常需要“投資者-國傢爭端解決”這件武器。更重要的是:假如中國自己拿出這件武器,可能受到他國的反對。

  但是在TPP中的這件武器是美國發明的,中國隻是拿來主義而已,他國反對中國使用這件武器缺乏足夠的理由。在國際糾紛及保護中國對外投資利益當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是非常有益的行動策略。

  不僅如此,加入TPP談判也有利於其他經貿協議的推進。例如,TPP與RCEP之間,既是競爭的關系,也是合作的關系。中國加入TPP,對於促進RCEP的發展有利。

  除瞭RCEP之外,中國還在進行其他經貿協議的談判,如中日韓自貿區、FTAAP等,中歐自貿區和中美自貿區也在研究當中。中國加入TPP談判可以給上述協議的談判創造條件,打好基礎,或者協同推進。因此,加入TPP也有得隴望蜀之意。

  擴大中國的產業圈范圍

  一國的經濟規模非常重要,經濟規模越大,則規模效益就越高。中國作為世界工業體系最為完整的大國,規模效益是中國很大的優勢,應該不斷強化,通過全球價值鏈與產業鏈,將盡可能多的國傢拉入中國的產業圈中,拉入的國傢越多,中國的國際經貿地位就越穩固,規模利益就越大。同時越有可能孤立美國,在與美國的對抗中越有優勢。

  加入TPP就可以把更多國傢拉入中國的產業圈,或者強化與原產業圈內國傢之間的經濟聯系。例如,中國加入TPP之後,與日本、越南、馬來西亞等國的經濟一體化關系會進一步強化,還有可能在下一步把韓國、加拿大、印尼、墨西哥等國拉進來。因此,加入TPP對於擴大中國的產業圈,開拓中國的產業發展空間非常有幫助。

  不僅是挑戰 更是機遇

  時代在前進,中國也應該不斷進步,與時俱進,通過不斷深化改革推動國傢發展。近年來中國與其他國傢之間的經貿沖突與糾紛,客觀地說,既有他國的原因,也有中國自身方面的原因。加入TPP的談判,可以在與他國的交流磋商中不斷檢討自己的問題,尋求發展的方向,帶動各方面的改革。

  實際上也就是以加入TPP談判作為一面鏡子,對照這面鏡子來反求諸己,尋找發展中的不足及未來的方向。假如果真能夠做到這一點,就可以取得以開放倒逼改革的作用。

  例如,TPP協議中的“中小企業”條款是奧巴馬力推的內容,其目標當然主要是為美國利益著想。但是,鼓勵中小企業的成長與發展對於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同樣是非常有利的。這一條款的存在雖然暫時有利於擁有強大中小企業的發達國傢,但是,也會為中國未來的國際競爭創造有利的國際環境。

  TPP協議中的國有企業的條款對於中國未來的改革發展也具有重要的意義。國有企業是中國經濟的重要支柱,所以必須要堅持。但是TPP協定實際上承認各締約方均有國有企業,所以應該承認國有企業的合理地位。

  當然,中國的國有企業數量多,規模大,受此協定的影響會比較大。但是在客觀上,這些條款也可以促進國營企業自身經營效益的提高,對於國有企業改革的推進是有幫助的。

  總之,對於TPP的若幹條款,中國不僅應將其視為挑戰,更應視為機遇。

  防備美國重啟TPP,堵住其訛詐之路

  TPP在根本上其實是符合美國的整體利益的,隻是因為內部利益不均衡及帶來的階層沖突而退出。根據美國的外交傳統及利益訴求判斷,美國未來很可能會重啟TPP談判,以獲得更高要價。特朗普上臺之後,主要目的是通過政治及經濟訛詐來獲得額外利益以重振美國經濟,但是他的一系列動作都是違背經濟規律的,難以持久。

  中國假如加入TPP談判,可以牽制特朗普及美國的行動,在一定程度上堵住特朗普的敲詐之路,限制特朗普及美國在逆全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美國退出TPP,采取逆全球化的政策,並先後與墨西哥、德國、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國出現瞭沖突,讓很多國傢大失所望。

  現在中國加入TPP談判,代表瞭世界上多數國傢的訴求,就可能增加對美國盟友的吸引力。美國下一次在拉攏幫手對付中國的時候,有些國傢,如澳大利亞等,可能就不那麼樂意接受;有些國傢,如新加坡,就可能會更多考慮後果,因而不會那麼堅決。

  最近,在美國提出重新進入南海之後,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就要求美國撤出南海。這實際上反映瞭新加坡在跟隨美國遏制中國的一系列行動當中不但沒有取得實際利益,反而遭到中國的反制之後的一種政策轉向。

  假如中國加入TPP,日本與新加坡等國與中國的經濟關系就會更加密切,對中國經濟的依賴性更強,下一次聯合域外國傢遏制中國的時候損失就會更大,在行動上也會更加謹慎。

  因此,中國加入TPP談判可以先手防備美國重啟TPP,甚至於拆散美國與很多國傢之間聯手對抗中國的聯盟關系,至少提升其行動的成本。

  因此,中國尋求加入TPP的行動具有進可攻退可守的雙重內涵,能夠加入固然有利,不能加入同樣有利。這是一種行動起來即有利的格局。

  中國加入TPP的利弊權衡

  加入TPP,或者說尋求加入TPP,利弊互見。如前所述,反對的意見有四條,以下一一分析:

  第一、中國無法加入。對此的商榷意見是:首先,中國未必不能加入,不試一試怎麼知道呢?其次,中國未必一定要加入。中國加入,可以獲得實際利益。不能加入,即使是僅僅采取這方面的行動,就可以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同時制造原成員國之間及反對中國的內部矛盾,削弱其遏制中國的能力。

  第二、中國沒有必要加入。商榷意見是:美國現在退出瞭,但是未來還有可能重新加入,或者重新啟動。既然美國主導的TPP是對中國有損害的,那麼中國就不能抱有僥幸心理,必須先手防備其行動。

  第三、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商榷意見是:根據前面的分析,我們能夠發現TPP在整體上是符合中國利益的,至少是符合中國發展的趨勢的。對於某些可能損害中國核心利益的條款,中國可以在拒絕接受,或者在談判中要求修改。或者按照TPP已達成協議的方式,增加豁免條款。因此,加入TPP是符合中國利益的。

  第四、損害中國的大國形象。這一條不能成立。即使有所損害,損害的程度也很少,相反,加入TPP卻是非常有利於提升中國的大國形象的。而且,即使略有影響,假如實際利益比較充分,那麼也應有所不惜。

  結論:天與不取,反受其咎

  綜前所述,我們可以得到如下結論:

  第一、中國加入TPP的行動利弊互見,而利遠大於弊。

  第二、中國加入TPP的行動影響比較大,也比較深刻。它不僅僅是一個加入經貿協議的問題,而且反映瞭大國博弈的較量。不僅反映瞭國際事務,也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到中國內部的改革。

  第三、中國加入TPP的行動是靈活機動的,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每走一步,就能夠實現一步的利益。談判可以慢慢來,條款需要仔細推敲,至於最後是否能夠達成協議,隻是一個可選項。

  所以,在加入TPP問題上,中國應該保持一種進退自如的態度及地位,但是行動一定要快。假如及時不抓住當下這個時間窗口,等美國回到TPP之後再展開相關談判,就會比較被動。《春秋左傳》說:“天與不取,反受其咎”,誠哉斯言!

  基於上述分析, 筆者認為在加入TPP問題上,中國應該迅速行動。隻要行動起來,就具有比較大的利益。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