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50年近百湖泊消失 有業主起訴水務局填湖武漢湖泊武漢暴雨武漢內澇

武漢50年近百湖泊消失 有業主起訴水務局填湖|武漢湖泊|武漢暴雨|武漢內澇

武漢50年近百湖泊消失 有業主起訴水務局填湖|武漢湖泊|武漢暴雨|武漢內澇

www.apexedu.com.hk

武漢暴雨 路面被淹
  此次長江洪峰,武漢全市包括湖泊在內,都在江水以下,排水主要靠泵提水排入長江,因此此時就算有更多湖,水也會溢出來,致使城區內澇。但武漢湖泊面積萎縮消失,損害瞭江湖關系、打破瞭湖區生態平衡,致使調蓄洪水能力大為降低,將加劇春旱夏澇頻度

  連日來創記錄的強降雨,加之江河湖庫水位暴漲,導致湖北武漢城區百餘處遭水淹,在武漢市蔡甸區的兩處民堤漫潰後,更有近2萬人在7月5日夜裡被緊急轉移。

  武漢市水務局6日表示,武漢遭遇內澇有地勢低、暴雨頻發、排水系統建設標準偏低等原因。

  網上則熱議,武漢本身對於雨水的蓄滯空間不足也是重要一環。在過去城市建設過程中,武漢市的湖泊和低窪等被填埋、硬化為城市建設用地,使雨水沒有足夠的空間存儲,隻能停留在一些城市相對低窪的地區,尤其是城市道路上,形成內澇積水。

  《財經》記者調查發現,由於此次長江洪峰,武漢全市包括湖泊在內,都在江水以下,排水主要靠泵提水排入長江。湖面都在江水之下,此時就算有更多湖,水也會溢出來。

  不過,仍需追問的是,雖然武漢早就立法保護湖泊,但以身試法的填湖現象還是時有發生。目前,武漢城區湖泊有40個,在新中國成立初期,這一數字是127個——60年來武漢城區近90個湖泊消失。

  有研究報告顯示,多年來的淤淺沉積、圍湖墾殖、填湖蓋樓導致近30年來武漢湖泊面積減少瞭228.9平方千米,50年來有近100個湖泊“蒸發”。

  湖泊被截斷或填埋,大大降低瞭湖泊的自我調節能力,破壞瞭湖區生態平衡,使水分涵容與調蓄能力大為降低,這會加劇春旱夏澇頻度,以及局部地區災害性天氣。

  50年“修剪”湖泊

  在長江和漢江交匯處的武漢處於江漢平原中端,是一個平地,這是容易在雨量過大時發生內澇的客觀原因。華中科技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萬艷華告訴 《財經》記者,盡管長江有三峽大壩調洪,但武漢上遊還有清江等很多河流的水匯集到長江,長江水滿後不能作為武漢的受納水體。加之,武漢的湖泊減少,城市擴 張太快,大量建房子、修路、修廣場導致硬化地面增多,這讓武漢市海綿體的效果減小,雨水無法下滲,進而加劇瞭武漢內澇。

  深圳大學海岸地理環境監測國傢測繪地理信息局重點實驗室的鄔國鋒教授等人發表的一篇《武漢市湖泊景觀動態遙感分析》文章稱,1973年至2013年 的40年間,武漢的湖群數量和面積都在減少。武漢市的湖泊變化歷經四個階段,但基本按大湖破碎成小湖、小湖逐漸走向消亡的軌道演化。

  湖北省水利廳的數據表明,上世紀50年代,湖北省湖泊有效調蓄容積115.4億立方米,可調蓄省內地表徑流量的12.2%。

  在上世紀70年代的“圍湖造田”中,武漢湖泊總面積急劇減小,具體表現在大湖破碎、小型湖泊增加。僅1973年—1979年間,武漢湖泊的面積減小就超過300平方千米,萎縮近30%。

  武漢市水務局污水管理處處長王赤兵告訴《財經》記者,當時“老百姓飯都吃不飽”,全國范圍都有圍墾造田的運動。武漢東西湖附近原來有很多小湖泊,在這場運動中基本消失,造出來的土地都開發成農場瞭,“絕大多數湖泊都是在那時圍墾造田沒有的,當時的條件就是那樣”。

  中國科學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環境與災害研究室主任杜耘的研究顯示,該流域內的泥沙沖淤使江漢湖群有較大的沉積速率,也是湖泊萎縮或消亡的重要原因。

  不過,明顯可以看出,在1980年後,由於退田還湖政策實施,武漢的湖泊總面積有所回升。20世紀80年代,湖北省湖泊有效調蓄容積為30.7億立方米,但這也僅為上世紀50年代的26.6%。

  到上世紀90年代,武漢的房地產開發熱潮曾經對城內湖泊有所侵蝕。對此,武漢水務局方面的說法是,“這是個位數量級的,並且是很小的湖泊。”

  在1996年,又有瞭新變化,武漢湖泊總面積大幅回升達到755.34平方千米。主要是因為當年大澇。

  眾多媒體引用據稱是武漢市水務局以前公開的數據,2002年武漢市共有200多個湖泊,2012年隻剩下166個。近30年武漢湖泊面積減少瞭228.9平方千米,50年來有近100個湖泊“蒸發”。

  按照武漢水務局方面的說法,自2002年《武漢市湖泊保護條例》(下稱《武漢湖泊條例》)施行,侵蝕湖泊的現象開始遏制住瞭。該條例出臺後,沒有一個湖泊減少。

  顯然,一個都沒有少與媒體報道的2002年後又有幾十個湖泊消失相矛盾。對此,武漢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2002年武漢市共有200多個湖泊”的數據肯定是錯的,目前正在與較早報出這一數據的媒體問詢。

  盡管武漢水務局強調2002年之後湖泊個數沒有減少,但承認面積有非常小的萎縮。之所以繼續萎縮,是因為當時的《武漢湖泊條例》規定不夠細致,比如 湖泊會有小枝杈、邊邊角角的地方,對此《武漢湖泊條例》沒有明確定義,所以還是有一些道路、橋梁等市政基礎設施建設占用,及圍著湖邊造房子的情況,這些在 當時並不違反規定。

  據王赤兵估計,“這塊造成的湖泊面積萎縮不到1%。”

  武漢水務局一位負責人告訴《財經》記者,由於歷史發展原因,武漢的湖泊確實消失瞭很多,但“把歷史上的帳都算到現在人的頭上,肯定不合理的。”

  現在,武漢的湖泊調蓄地表徑流能力與40年前相比隻剩下30%。湖泊減少,面對同樣的降雨,產流系數變大,匯流時間變短,徑流的峰值時間提前,在流量大幅增加的情況下,雨水無處及時排出。

  萬艷華的研究稱,在流量大幅增加的情況下,必然出現雨水不能及時排出,局部出現水澇災害的現象。雖然僅靠湖泊調蓄不能完全解決武漢的內澇問題,但如果武漢的水系連通工程全部完工,肯定能緩解武漢的內澇情況。

  杜耘研究認為,隨著湖泊面積和數量的減少,產生一系列生態環境問題:江湖關系惡化,湖泊調蓄能力下降,洪澇災害次數增加、程度增強,局地氣候受影響並有可能誘發或加劇局部地區的災害性天氣的發生和發展。

  武漢市水務局排水處處長項久華和排水科科長王亮此前在《中國防汛抗旱》撰文稱,武漢市中心城區38個湖泊中有34個具有調蓄功能,由於過去強調發展 農漁經濟,很多湖泊一直從事養殖,平時蓄水較高,對區域排水形成瞭頂托,阻滯排水;另一方面在治理湖泊過程中,為保護湖泊水環境,在湖泊周邊興建瞭大量的 截制閘和截污管,這些控制閘平常關閉,隻在大雨、暴雨時應急開啟,開早瞭污水入湖,開晚瞭周邊易漬水。

  上述文章指出,由江河湖港構成的龐大的自然集流排放體系和超強的調蓄功能是武漢城市排水的優勢所在,但湖泊養殖、水環境保護與排澇仍存在一定矛盾,湖泊調蓄削峰功能還沒有有效發揮。

  武漢應該退養還湖最大限度地恢復城市滲水、蓄水功能,在暴雨到來時提前拉低湖泊水位騰出庫容接納周邊匯水。

  這一點武漢政府也已經意識到,據《長江日報》報道,政府規劃提出,到2020年,武漢市江湖水系連通格局才能初步形成,屆時武漢市將構建國內最大城市湖泊生態濕地群。

  萬艷華表示,水系連通工程讓武漢城內外的湖泊相連,雖然僅靠湖泊調蓄不能完全解決武漢的內澇問題,但如果武漢的水系連通工程全部完工,肯定能緩解武漢的內澇情況。

  為填湖,將政府訴至法院

  在武漢民間環保組織“綠色江城”負責人柯志強看來,湖泊消失更多在人為。武漢的城市內湖泊尤其是淺水型湖泊,其演變受政策導向和經濟驅動影響劇烈。

  《武漢市湖泊景觀動態遙感分析》指出,進入21世紀後,武漢的湖泊總面積仍呈減少趨勢,再次進入一輪大湖萎縮或破碎、小湖增加的階段。圍湖墾殖、填湖造房加之天然或環境破壞造成的湖泊淤積,在“退田還湖”政策實施後武漢湖泊水面面積繼續逐漸減小。

  柯志強認為,前些年的湖泊多為地產項目填瞭蓋樓,後來的湖泊多被一些市政設施占據,比如,修路和修建公園等。

  2015年9月30日,位於武漢內環線沙湖正北面夢湖水岸小區的39名業主將武漢市水務局訴至法院。

  武漢市水務局在2009年實施沙湖清淤工程時將挖出的淤泥堆積在湖域內,夢湖水岸小區的居民們整日面對淤泥的臭氣,39位居民以武漢市水務局“非法填湖”的名義起訴。

  居民們稱,那些堆放5年之久的淤泥將2.35萬平方米的沙湖水域變成旱地,周邊還有居民前往種菜,他們認為武漢市水務局的做法就是在填湖。

  沙湖是武漢內環區域內最大的湖泊,曾有近萬畝規模。在2002年前後,被填埋的部分沙湖被建起瞭都市經典、世紀彩城、金沙泊岸等樓盤。沙湖在2012年時的面積僅剩4000畝左右。

  2016年3月29日,武漢市江岸區法院判決責令武漢市水務局針對39位業主反映的淤泥及建築垃圾填湖的問題,繼續履行調查和處理的行政職責。

  依據《武漢湖泊條例》告贏武漢市水務局,這讓夢湖水岸小區的居民們始料未及。

  柯志強認為,這一條例出臺後武漢的填湖得到瞭控制,他以郭傢湖為例,正是依據這一條例在電視直播節目的推動下,讓早已變成“大魚塘”的郭傢湖得以恢復到0.12平方千米。

  早在1999年,武漢市政府就頒佈瞭《武漢市自然山體湖泊保護辦法》用以保護湖泊。但為瞭更好地制止填湖行為,武漢市又在2001年11月30日頒佈瞭《武漢湖泊條例》,將武漢所有湖泊全部列入保護名錄,嚴禁圍湖建設、填湖開發等行為。

  按此條例第九條規定,因特殊原因確需占用湖泊的,應當由建設單位報市水行政主管部門審核並報市人民政府同意後,按規定的審批權限報批。

  如有非法填湖,按《武漢湖泊條例》規定其處罰力度並不高,“在湖泊水域范圍內違法建設建築物、構築物的,由水行政主管部門責令停建,限期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的,由水行政主管部門強行拆除,責令承擔所需費用,並處以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款。”

  但也規定瞭,“除國傢重點工程建設項目外,禁止占用(城市湖泊)。”“因特殊原因確需占用湖泊的,應當由建設單位報市水行政主管部門審核並報市人民政府同意後,按規定的審批權限報批。”

  柯志強表示,雖然有重點項目或特殊原因需要占用湖泊,但根據規定占多少補多少。所以武漢市近幾年填湖的情況相比《武漢湖泊條例》未出臺前確實好瞭很多。

  《財經》記者 何光偉 賀濤/文

Tags:
overseas study,
study overseas,
交換生,
升學,
summer course,
暑期課程,
升學講座,
升學顧問,
外國升學,
外國留學,
海外升學,
海外升學費用,
海外留學,
遊學團,
英美遊學團,
英國升學,
英國升學費用,
Study in uk,
英國留學,
英國升學顧問,
英國大學,
UK University,
英國寄宿學校,
英國中學,
美國升學,
美國留學,
Study in us,
美國中學,
美國大學,
US University,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