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礦泉水

一瓶礦泉水

一瓶礦泉水

www.hkpcc.hk

地震的一剎那,他就想往外跑。

  可是,他剛跑瞭幾步,就被巨大的撼動力摔倒在地,接著,學校宿舍樓轟然倒塌。他昏迷瞭。

  等他清醒過來,發覺自己被壓在廢墟中,仿佛背負瞭一座大山。

  他伏在地上,想往前爬,卻伸手摸到瞭一個人的腿,難道是輝?

  輝是他的同學,一個勤快的男孩子,他們在一間寢室裡住瞭兩年瞭。和輝不同,他很懶,早上起床,甚至連被子都不疊,宿舍的衛生也從來不管。晚上,輝在教室裡一直學到熄燈,然後再回宿舍,他便常常惡作劇地嚇唬輝。輝的膽子不大,有一次,他畫瞭張鬼臉,當輝開門進來時,他突然戴著面具出現在輝面前,輝啊地一聲大叫蹲在瞭地上。也是從那天起,輝不再跟他說話。他們之間仿佛有道厚厚的墻隔著,雖然還在一間宿舍裡,卻形同陌路。

  是輝嗎?他問。

  是我。輝的聲音已經沙啞。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輝一直在呼救。

  你快爬出去。他說。輝的身子擋在前面,他爬不出去。

  爬不動,我的腿被壓住瞭。輝說。

  怎麼會這樣?他大叫著,甚至狠狠地掐著輝的大腿。

  輝一動也沒動,甚至連吭也沒吭。

  他嘆瞭口氣,絕望瞭。

  等吧。輝說,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可是….我們這裡是個偏僻的鄉鎮,搜救人員能趕到嗎?如果幾天沒人來,我們會不會餓死?

  那沒辦法。輝也嘆口氣,不說話瞭。

  他用拳頭砸瞭一下地面,隻好忍受著。

  這一忍就是三天三夜。

  他有種虛脫感,推瞭推輝,你怎麼不說話?

  輝說,別說瞭,少說一句話,就能多保留一分體力。

  可是….我覺得我快不行瞭,我渴,渴得要命。

  給,水。輝遞過來一瓶礦泉水。

  他一陣狂喜,抓過來,咕咚咕咚地喝著。

  別喝這麼多,留一些,也許我們還要堅持幾天。

  他趕緊停下來,發現瓶子中的水,隻剩下一少半瞭。

  再給我一瓶。他說。

  沒有瞭,一人隻有一瓶。

  唉。他閉上眼睛,隻好等待搜救人員的到來,實在渴瞭,他就喝一口水,然後盡量使自己放松,不去胡思亂想。

  廢墟下死一般靜,他有些害怕,推推輝,有時,輝還嗯一聲,後來,輝似乎沒有反應瞭。

  他使勁地晃動著輝,叫道,輝,你要堅持,出去後我們做好朋友。

  突然,他聽到外面傳來動靜,有手電筒的光束照進來,接著有人喊,這裡有人。他喜極而泣,大叫道,我在裡面。

  外面的人喊,我們看到瞭,你要保持體力,我們會把你救出來的。

  廢墟終於扒開瞭,他得救瞭。

  躺在擔架上,他問搜救人員,現在是什麼時候?

  搜救人員說,奇跡,真是奇跡,你竟然在廢墟下埋瞭整整130個小時。

  擔架在移動,為瞭避免陽光的刺激,有人在他的臉上蒙瞭一塊佈,他看不到外面的情況。

  我旁邊的那位同學怎樣瞭?他問。

  搜救人員說,他已經去世瞭。

  聽說輝走瞭,他的心裡很不是滋味,雖然這兩年,他和輝一直吵吵鬧鬧,但是,畢竟在廢墟下,他們同舟共濟過。他說過要和輝做好朋友,永遠不打架的那種,但是,沒有機會瞭。他輕輕一嘆,覺得自己的眼角一濕。他知道,自己哭瞭。為輝,為瞭還沒有建立起來的友誼。

  他被抬上救護車,迅速送往醫院。經過醫生的檢查和醫治,他很快就恢復瞭體力。

  坐在病床上,他接受瞭記者的采訪,記者們問得最多的問題是:是什麼力量,讓你在廢墟下支撐瞭130個小時。

  他說,水,是那瓶礦泉水。

  記者對他的答案顯然不滿意,接著問,那麼,和你一起被埋的同學為什麼沒有活下來?

  是啊,為什麼?他也在問著自己。

  是水,真的是水。他一遍遍地重復著。

  難道你沒有把自己的水給同學喝?一名記者問。

  不,不是的,水是輝給我的,我們一人一瓶。

  記者搖搖頭說,現場隻有一個礦泉水瓶子。

  他的心驀地一震,那感覺甚至比地震時還要強烈。

Tags:心理輔導,心理治療,心理醫生,焦慮,心理,輔導,臨床心理服務,婚姻輔導,情緒問題,輔導服務,香港心理輔導中心,SEO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