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壇大審判揭黑哨賭球大調查的序幕

中國足壇大審判揭黑哨賭球大調查的序幕

中國足壇大審判揭黑哨賭球大調查的序幕

www.gurkhaguard.com.hk

2011年又是中國足球慘不忍睹的一年:6月,國奧隊被淘汰,已無緣亞洲區預選賽資格,創下最糟戰績;8月,女足未能出線,首度缺席奧運會;11月,國傢隊徹底無緣2014年世界杯。一片慘淡中,始於2009年的中國足壇掃賭打假風暴,於2011年12月19日在東北遼寧的法院拉開司法審判的大幕。庭審所展示的國內足球生態,很好地詮釋瞭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世界最大的足球市場,為何沒有實力匹配的國字號球隊的疑問——坐擁聯賽球隊的省市,球隊成績好壞事關地方政府的政績和顏面;隨之,做球、買球,諸多茍且之事皆以保級、奪冠之名展開。有需求就有供給,灰色市場由此形成,其間摻雜著種種利益。事實上,此次中國足壇風暴最早可追溯至2007年底。當年遼寧足球俱樂部組建的遼寧廣原應邀參加新加坡職業聯賽,因涉及假球、賭球行為受到新加坡貪污調查局查處。時任廣原隊總經理的王鑫回國,2008年底,國際刑警組織新加坡國傢中心局發出紅色通緝令,請求中國警方協助抓捕王鑫。2009年4月,王鑫歸案,中國警方由此掌握國內聯賽賭球、假球大量線索。隨著公安部指派的專案組調查,大量足協官員、球員、俱樂部老板和裁判陸續落馬,其中包括謝亞龍、南勇、楊一民等幾位足協副主席,由此掀起對中國足壇假球黑哨賭球大調查的序幕。此番於2011年12月19日開始的司法審判,分別在遼寧省鐵嶺和丹東兩市的法院進行。在鐵嶺,審判對象以前足協官員、俱樂部高管為主,受審裁判則集中在丹東。幾天來,隨著相關司法文書陸續曝光,問題場次黑幕被相繼撕開,昔日圈內明星的光環轟然隕落。與其說個人、俱樂部是此次審判的被告,不如說成王敗寇的傳統觀念,功利主義指導下的舉國體制,才是真正應該被審判的對象。足協的權力始於1994年的中國足球職業聯賽是中國體育嘗試擺脫舉國體制的標志性事件。之前一年,中國足球在洋帥施拉普納帶領下兵敗伊爾比德。足球界勵精圖治,以俱樂部主客場聯賽形式走職業化道路,成為當時改革方向。職業化至今已經17年,但2011年12月19日在鐵嶺開庭的張建強案卻顯示,行政權力從未真正退出聯賽市場。據檢方指控,張建強在足球運動管理中心綜合部擔任副主任期間,利用主管裁判工作的職務便利,收受聯賽俱樂部賄賂款共計238萬元,為俱樂部在裁判選派和執法過程中獲得關照提供便利。值得註意的是,足管中心隸屬國傢體育總局,工作人員屬於國傢機關工作人員。而事實上,張建強還曾有另外一個身份,即中國足協裁判委員會主任。後者在名義上隻是作為社團組織的足協的一個職位。換句話說,張建強亦官亦民。檢方的指控,重點強調他前一個身份。庭審過程顯示,張的律師將辯護重點落在另一個身份上。《刑法》為公職人員受賄行為設置瞭最高刑為死刑的刑罰,而對非國傢工作人員受賄行為的處罰最高刑為有期徒刑。控辯雙方各有所指,孰輕孰重,不言而喻。在12月22日開庭的原足協副主席、前足管中心副主任楊一民受賄案中,辯護律師采取瞭同樣的策略。廣東博研律師事務所的王樹靜律師認為,足協是民間社團,俱樂部是社團會員,足管中心不具備職能或者權利管理俱樂部,所以辯護人認為,楊一民是以足協副主席身份跟下面打交道。楊一民此次被控受賄125.49萬元。由於相當一部分賄款來自婚喪嫁娶、逢年過節收受的紅包禮金,對楊一民的指控看起來非常零碎和繁瑣。圈內人士認為,這種細水長流的送錢方式,源於俱樂部希望維護和足協領導的關系,避免未來在某一個時期、某一些場次中,出現賽前“臨時抱佛腳”的尷尬。無論是張建強還是楊一民,其雙重身份都是中國足協的一個縮影。它以群眾組織的形式組織聯賽事務,但核心卻是足管中心掌握的行政權力。行政權力在市場上幹預資源配置,幾乎是中國任何一個領域擺脫不掉的陰影,中國足球也不例外。以張建強曾經主管的裁判工作為例,業內人士介紹說,足協對裁判的管理具有強烈行政色彩。一方面,裁判領域有獨特的考試和培訓制度,而裁判資格申報和晉級的話事權就掌握在足協手中。另一方面,在裁判名單改由抽簽產生之前,足協負責安排裁判員執法場次。由此次足壇掃賭曝光的潛規則顯示,主場球隊不僅負責裁判食宿,還會根據親疏遠近、場次重要性及俱樂部經濟實力,送給裁判數額不等的紅包。這意味著裁判的職稱評定、收入多寡等,都掌握在足協手中。曾經效力於江蘇舜天隊的知情人士認為:“在很多人看來,足協就是足管中心,足協領導就是足管中心官員,現實中沒有太大的區別。”裁判界的潛規則足協官員是無法上場比賽的。落實領導意圖的責任,就落在裁判員身上。而那些最能貫徹領導意圖的裁判員,最有機會成為相關比賽的當值主裁。12月20日在丹東出庭受審的黃俊傑就是其中之一。2009年10月24日,中超聯賽倒數第二輪,廣州醫藥主場迎戰青島中能。此時廣藥保級無憂,而擁有三名國腳的青島隊有降級可能。比賽前兩天尚未接到足協執法通知的黃俊傑,接到瞭青島中能隊的電話。對方請求裁判在比賽中給予關照。黃俊傑猶豫之際,又接到足協官員李冬生打來的電話。“他說老總是南勇的什麼,誰誰誰又是楊一民的同學,你一定要去。”黃在被捕後接受央視采訪時回憶說。據黃俊傑介紹,長期執法的裁判都知道足協領導和地方俱樂部的裙帶關系。通常情況下,接到一個電話、一個信息,就清楚執裁應該采取什麼樣的方式方法。冠冕堂皇的言辭往往傳遞另外的信息,比如“公正執法”,就等於是說,“主場利益不用考慮”。這場比賽中,青島隊獲得相對廣州隊更大的發揮空間。廣州隊的一名球員對判罰不滿,與黃發生口角,被紅牌罰下。比賽最後0比0收場,幾天後這名球員被足協紀律委員會處以停賽5場、罰款2.5萬元的處罰。而黃俊傑在當年成為最佳裁判。在足球界,這種執法被稱為“官哨”,而“官哨”又往往和“錢哨”糾纏在一起。曾有中國足壇“金哨”之稱的陸俊,在此次打假掃賭風暴中淪為“黑哨”代表人物。12月21日他在丹東市中院出庭受審,檢察機關指控其收受賄賂共計71萬元,涉嫌犯有“非國傢工作人員受賄罪”。最典型的比賽發生在2003年11月9日,甲A聯賽第25輪,上海申花對陣上海國際。這場比賽是當年的焦點之戰。當時申花緊隨國際排名第二,同城德比戰直接關系冠軍得主。賽前張建強找到陸俊,暗示裁判關照上海申花,且俱樂部在事成之後會有表示。張陸二人達成一個曖昧的共識,即在規則允許范圍內,別讓申花吃虧。據賽後技術統計,申花在正常比賽中犯規20次,國際13次,表面上看裁判並沒有偏袒申花。陸俊的關照很精明,既達到目的又不被察覺,這是假球黑哨的最高境界。陸俊在被捕後接受央視采訪時承認,比賽中他會給申花球員一個提示,例如“再犯規我就要黃牌警告你瞭”。他回憶說:“這是一種工作方法,也是感情上的一種關照。”上海申花最終以4比1戰勝上海國際。陸俊在受訪時回憶,一周後,在張建強的辦公室,張給瞭他一個裝著35萬現金的紙袋,並稱“贏瞭球,(俱樂部),很高興”,“這錢是給你的,咱倆一人一半”。裁判們的故事講述瞭中國足壇的官場套路,即上級和下級之間互相握有把柄,由此杜絕裁判和俱樂部私相授受的監督之門便不復存在。“南勇開會的時候公開說,我們默認你們和俱樂部之間的事情。”黃俊傑後來接受央視采訪時說,“他也知道有些裁判涉及問題,但是不處理他們”。誰的足球聯賽市場化,卻是由那些讓市場閉嘴的勢力推動的,這是中國足球聯賽的關鍵癥結。17年來,攪亂市場的勢力,又使中國足球陷入極其尷尬的局面。一位自甲A聯賽開始以來就報道足球的老記者透露稱,近年來他長期跟蹤的那隻球隊,每個主場比賽有8000張門票是關系票、贈送票,最離譜的一場比賽中,整個體育場真正銷售出去的門票隻有1張。單單靠足球是賺不瞭錢的,這已經是業內公開的秘密。投資足球的金主,看中的往往是地方政府為扶持足球推出的優惠政策。在權貴和富商之間,足球往往是博領導開心的工具,是減免稅收、優惠拿地的敲門磚。著名球評人李承鵬與他人合著的《中國足球內幕》,是這樣描述政界和足球經營者關系的:1995年甲A聯賽第二個賽季,四川省分管文體的副省長在誓師大會上說,11個主場,“我們怎麼也要拿下10個主場吧”。下面的人趕緊點頭捧場,可是那年四川全興隊戰績不佳,瀕臨降級,最後兩場比賽被冠以“成都保衛戰”的悲情名頭。最後一場比賽由四川隊對陣八一隊,當比賽快要結束的時候,四川一名隊員對著小時候的玩伴、八一隊的守門員大喝一聲:“江津,隻剩八分鐘瞭”,然後一個毫無難度的頭球敲開瞭八一隊大門。而今足球圈內人士回憶“成都保衛戰”時感慨,那場球恐怕就是聯賽假球的開端。假球愈演愈烈,逐漸成形的盈利模式可以總結為:投資足球——取得成績——領導滿意——政策扶持。當足球市場尚屬火爆的時候,地方體育局被裹挾於假球之中,甚至主動參與。此次足壇打假掃賭審判多份司法文書顯示,地方體育局領導參與行賄甚至代為行賄。以謝亞龍在2006年對山東魯能隊的關照為例,當時山東魯能主場對陣北京國安,當地體育局領導給南勇打電話,說希望裁判能夠公平公正執法以保球場安全。謝亞龍隨後叮囑南勇,南勇說他會安排好的。謝亞龍事後收到20萬元賄賂。又如針對楊一民的指控提到,山東魯能前後兩次,合計20萬元送給他的現金,都是通過山東足球管理中心一名副主任轉交的。業內人士表示,地方隊和地方體育局對足協領導的敬畏有多種原因。常常被提到的是,球隊是城市的名片,涉及招商引資等。其他原因還包括,俱樂部隊又是省市參加全運會或者城運會的代表隊,全運會和城運會成績關系到地方分管領導的政績,足協領導也是足管中心領導,當然不能得罪。當球市低迷之時,富商紛紛撒手而去。近些年俱樂部換手率高,部分俱樂部低價甚至免費出讓股份竟無人接盤。“現在足球是痰盂,人人都可以啐一口。”一位業內人士感慨說。業內人士擔心的是,此番足壇大審判,揭開瞭中國足球以及體育體制的病根。如果之後的改革不到位,權力繼續無約束幹預市場,市場爛到一定程度又求諸權力以圖凈化,聽起來還是老一套,中國足球能迎來新天地嗎?(新世紀)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