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廠爆炸致研究生身亡 市安監局成立調查組華東理工大學研究生身亡工廠爆

上海工廠爆炸致研究生身亡 市安監局成立調查組|華東理工大學|研究生身亡|工廠爆炸

上海工廠爆炸致研究生身亡 市安監局成立調查組|華東理工大學|研究生身亡|工廠爆炸

karvo.com.hk

5月29日,穿著藍色學位服的碩士生在華東理工大學徐匯校區門口拍照。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雅娟/攝張建雨的實驗室已被貼上封條。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雅娟/攝
  華東理工大學研二學生李鵬再也沒有機會穿上藍色的碩士學位服瞭。

  5月23日下午,他死在距離學校約50公裡的一傢化工廠裡。

  據上海當地媒體報道,5月23日,上海市青浦區一傢名為“焦耳蠟業”的公司發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近200平方米的彩鋼板廠房坍塌。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5月30日從多個信源獲悉,上海市安監局已成立事故調查組介入爆炸事故。根據國傢有關規定,造成3人以上死亡的,屬於較大事故。

  兩天後,李鵬的父母來到工廠現場,他們看到瞭簡陋的廠房、炸得變瞭形的房頂,鐵門裡面,工人正在施工,一臺挖掘機在作業:“沒想到孩子在這麼破爛的地方上學,誰讓他來的?”

  答案是兒子的導師張建雨。這名碩導的另一個身份是焦耳蠟業公司的控股股東、原法定代表人。現法定代表人叫張建軍,有報道稱其是張建雨的哥哥。

  鬱悶的研究生

  出事前不久,李鵬向姐姐李慧敏表示自己壓力很大,他馬上要讀研三瞭,可是還沒有在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按照學校的規定,如果沒有在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他就無法畢業。

  李鵬告訴姐姐,他已經有瞭研究成果,但導師不允許他發表論文。這不是他第一次向姐姐抱怨自己的導師瞭。

  李鵬的導師是華東理工大學資源與環境工程學院的副教授張建雨,學校官網顯示,張建雨進入華東理工大學執教近20年,他的研究方向是相變儲能技術和特種蠟。

  據李慧敏回憶,李鵬告訴過她,導師張建雨開有公司,導師的哥哥也有公司,平時導師會安排工廠的活讓他幹。剛開始,李鵬並不排斥,他希望能在老師面前好好表現,“畢竟命運掌握在老師手裡”。

  不過,李鵬跟同學“吐槽”說,張建雨的心思主要在工廠,不怎麼管他,自己見到導師的次數也不多。

  “感覺他(張建雨)更像一個商人。”李鵬的同學評價說。

  李慧敏記得,有一次弟弟告訴她,導師把他做出來的成果賣給客戶瞭,但他並沒有得到導師的經濟補償甚至口頭表揚。

  李鵬還告訴姐姐,研一暑假時,他被導師帶到浙江的工廠待瞭一個多月,“做實驗和一些雜活”,因為那裡偏僻,有時還要自己帶菜過去。一個多月的勞動後,李鵬得到瞭導師的1000元補助。這是他從導師那裡獲得的為數不多的經濟補償。

  事實上,出生於農村的李鵬也面臨著經濟壓力。李鵬的姐姐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傢中經濟來源就靠父母外出打工和種地,供瞭她和弟弟兩個大學生,弟弟本身要掙錢,寒暑假一般會找傢教或其他兼職工作,以解決自己的生活費和學費,“弟弟壓力也比較大”。

  “父母都是那種性格,吃虧是福,一般情況下我們都是那種不太愛計較這些事情的人,稍微吃點虧也沒感覺會怎麼樣,也沒有太去跟老師反抗。”李鵬的姐姐說。

  據李鵬的同學介紹,張建雨不希望馬上發表李鵬的研究成果,如果李鵬的論文發表瞭,就意味著實驗內容將會公開,工廠將失去競爭優勢。

  讀研一時,李鵬跟姐姐說,自己的導師“很摳”——別的研究生導師會給學生發補助,但張建雨並沒有給過他。

  李鵬的同學說,導師工廠的客人來參觀實驗室時,李鵬也要負責接待。李鵬向同學抱怨說,請客人吃飯的餐費也是他付的。

  李慧敏告訴記者,有一次,弟弟告訴她,學校實驗室的儀器壞瞭,但導師不給錢,讓他們自己去修。

  這些鬱悶的事情,李鵬時不時會和姐姐提起。李慧敏跟弟弟說:“你怎麼這麼倒黴,碰到這樣的導師。”不過,李慧敏覺得,導師不給錢倒也無所謂,就當是學習瞭。

  有時候,李慧敏也勸弟弟說:導師這樣做,你該拒絕的也要拒絕。但李鵬說,導師的權力大,“說不讓你畢業你就畢不瞭業,能忍的就忍瞭”。

  春節跟好友郝山(化名)聊天時,李鵬說,自己跟這個導師(張建雨)沒學到什麼東西。他說,自己“不願意讀這個書瞭”。

  在張建雨的另一名已畢業的同門看來,導師人還是和氣的。

  中試實驗後可走向產業化

  5月18日,李鵬發瞭一條朋友圈,姐姐李慧敏在下面評論瞭幾句,這是她跟弟弟最後的交流。

  5月23日,周一,李鵬離開學校。

  這天晚上,李鵬的母親突然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來電,對方告訴她,實驗室出事瞭,她的兒子李鵬在裡面,並讓她快點來上海。李母趕緊打電話告訴丈夫,李父懷疑這是詐騙電話。他撥打兒子的手機,沒有人接聽。

  “就算是騙子,也得去看看。”這個連100元車費都嫌貴的男人,買瞭機票從自己打工的河北邯鄲來到上海。李母也從打工的浙江義烏趕往上海。

  來到上海,他們卻沒見到兒子,電話依然沒有人接聽,李鵬的父母一直以為,兒子隻是受傷瞭,所以沒法打電話,直到他們得知兒子在工廠爆炸中去世的消息。

  出事的工廠位於青浦區練塘鎮,這傢公司租賃瞭一座廠房,生產各類特種助劑蠟,年產量750噸。

  在焦耳蠟業的官網上,可以看到,該公司成立於1997年——正是張建雨在華東理工大學開始執教的那一年。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元,由張建雨控股。

  該公司的科研背景不容小覷。公司稱,“擁有由博士、碩士、教授及副教授組成的研發隊伍……與國內多所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有著長期良好的合作關系”。網站上還醒目地寫著:上海焦耳蠟業願為你開發特種蠟新產品。

  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6月,這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張建雨變更為張建軍。目前,該公司的工商公示信息中,行政處罰信息、經營異常信息、嚴重違法信息均為空。

  5月25日上午,李鵬的傢屬來到這傢工廠。他們沒能進到廠房內,隻是隔著工廠的大門往裡看。李鵬的姐夫看到,工廠房頂的瓦都炸爛瞭,有工人正在裡面施工。

  李鵬的母親跪在鐵門邊,哭得站不起來。

  李鵬學化學專業以來,李父一直很關註兒子的安全。去年年底,他看到清華大學實驗室爆炸、一博士後遇難身亡的新聞,連忙給兒子打電話,提醒兒子做實驗要小心。李鵬告訴父親不用擔心,他說自己做的實驗沒啥危險。

  李鵬的一個研究生同學說,在實驗室環境下,李鵬的研究方向確實沒有太大危險——實驗室的安全措施比較完善、控溫精確,試劑用量也小,一般隻有幾克。

  但在工廠,危險被放大瞭。

  李鵬的一個研究生同學說,學院裡也有其他老師在外面開公司,但一般不會讓學生到工廠裡做實驗,而是在學校實驗室裡做基礎研究。

  李鵬的同學猜測,李鵬前往工廠做的很可能是中試實驗,但這一猜測尚未得到調查證實。北京化工大學的一位博士生導師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 記者,化工廠傢要研發一款產品,通常先要在實驗室做小試實驗摸索條件,在正式投產之前,要再做中試實驗,中試實驗成功,就可以向產業轉化。

  這位博士生導師介紹說,大多數研究生隻做小試實驗,“如果導師沒有絕對把握,不能讓學生參加中試實驗”。在他看來,中試實驗是一把雙刃劍,“中試實驗更接近生產,更接近成果轉化,是真的東西”。

  中試實驗的性質,也被媒體猜測為論文發表受阻的原因。前述博士生導師透露,做小試實驗的目的是摸到生產條件,如果發表瞭,“人傢就可以根據 你的小試結果直接做中試瞭,你就沒有專利保護,因為論文是不受保護的,刊登瞭就能拿來用,用完以後就成瞭別人的瞭,人傢先做瞭,把產品搞成瞭,把市場占領 瞭,你就白幹瞭。”

  “但是,一般導師和研究生之間可以協調這些,關系是比較融洽的。”他說。

  上海市安監局已成立事故調查組

  來到上海後,李鵬的傢人被安排住在學校附近的賓館裡,由幾位校方人員全程陪同。

  接到噩耗的時候,校方說出事瞭,李鵬的傢人以為在實驗室,問“送醫院瞭沒有”。對方則說,情況不明,“我們問為什麼不明,他們說因為不在學校”。

  “當時就想著,學校一個學生,為什麼不在學校而在外面出瞭事情,對方說是在外面做實驗,當時具體也不清楚是在哪兒。”李鵬的姐姐回憶,李鵬的父親到瞭事故現場,她則猜測“我弟應該還在”,因為手機一直能通,QQ也在線。

  這幾天,李鵬的傢人被帶著看瞭李鵬的宿舍,看到李鵬還沒來得及洗的衣服。此前,李慧敏聽說弟弟跟導師的郵件往來,都存在電腦裡,但李傢人在宿舍並沒有看到這臺電腦。臨走時,李父在兒子桌上拿瞭一支黑色中性筆作為紀念——這是他們帶走的唯一一件物品。

  他們來到李鵬生前所在的實驗室,那個“用房負責人”註明為張建雨的實驗室已經大門緊閉,並貼著蓋有資源與環境工程學院公章的封條。

  更多的時間,他們隻能待在賓館的房間裡等人“給個說法”,但校方的態度和處理的進度都讓他們感到不滿。

  李鵬的傢人跟校方代表有過兩次會面,雙方不歡而散。按照李鵬傢屬的說法,與他們會面的校方代表隻說“隱隱覺得學校有一點責任”。這讓李鵬的傢人感到憤怒,他們認為,李鵬在這裡上學,就理應由學校負責。

  學校宣傳部負責人表示,對於學生在校內實驗室的安全管理和教育,學校都有正在執行的文件,但是學生在校外的行為,校方很難掌握。

  該負責人說,按照學校規定,除非學校委派,否則教師不得在校外擔任董事長、經理等實質性兼職,個人也不得以法人(代表)的名義開辦公司。她 說,導師張建雨在校外開公司的行為屬於私自行為,並沒有走學校的正規程序,此前學校也並沒有接到過學生投訴。至於是否清查學校教師的實質性兼職行為,該負 責人表示目前尚不瞭解此類信息。

  關於導師要求學生幫自己幹“私活”的做法,該負責人表示,如果有學生投訴這樣的行為,學校肯定會作出處理。

  該負責人稱,目前學校仍在等待有關部門的調查結論。

  對於傢屬的要求,該負責人說:“李鵬出事瞭,誰都不希望看到,他也是華東理工的孩子,但是調查結果沒出來,學校也沒有處理的依據。”

  記者致電青浦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詢問事故調查進展及結論,得知此事由上海市安監局成立的事故調查組負責。

  記者十數次撥打上海市安監局的辦公電話,均未能打通。華東理工大學所在片區的凌雲路派出所民警稱,在刑事拘留期間,均不允許會面。

  李鵬的姐姐說,弟弟從小成績優秀,但高考卻失利瞭,後來努力考研來到現在的學校,通過本科階段一位老師的介紹才認識瞭張建雨。

  如今,父母還在等待著有人能“給孩子一個說法”。

  本報上海、北京5月30日電

Tags:
兒童英語記憶班,
兒童英語記憶課程,
兒童英文記憶課程,
兒童英文記憶班,
暑假兒童英語課程,
暑假兒童英文課程,
暑假兒童英語班,
暑假兒童英文班,
暑假英語課程,
暑假英文課程,
暑假英語班,
暑假英文班,
暑期英語記憶課程,
暑期英文記憶課程,
暑期英語記憶班,
暑期英文記憶班,
暑期英文拼音班,
暑期英語拼音班,
暑期英文會話,
暑期英語會話,
兒童英語課程,
兒童英語班,
兒童英文課程,
兒童英文班,
小學英語課程,
小學英文課程,
英語記憶班,
英語記憶課程,
英文記憶班,
英文記憶課程,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