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毒癥少年千裡進京求醫續生母接受捐腎體檢

尿毒癥少年千裡進京求醫續:生母接受捐腎體檢

尿毒癥少年千裡進京求醫續:生母接受捐腎體檢

www.pr-company.org

  ■ “尿毒癥少年千裡進京求醫”追蹤

  新京報訊 (記者黃穎)昨日,馮炯生母路米由已在武警總醫院接受進一步體檢,以確定她是否能為兒子捐腎。

  馮炯曾怨恨母親棄他而去,甚至不接自己電話,他一度拒絕母親捐腎,而在兩天的相處下,緊張的母子關系也有所緩和。

  9月25日,身患尿毒癥無錢治療的貴州17歲男孩馮炯,近乎昏倒在中日友好醫院附近公交站,被市民林女士發現後送醫。馮炯父親早逝,母親帶妹妹遠走他鄉,這位“孤兒”千裡進京求醫。(本報曾連續報道)

  母子關系逐漸緩和

  接受血液透析後,馮炯病情明顯好轉,能下地走動瞭。

  昨日15時30分許,路米由左肘處夾著止血棉簽,走進兒子馮炯的病房,她剛完成一項體檢。

  10月9日,剛到北京的那天,路米由遭到馮炯劈頭蓋臉的一連串質問,馮炯不願與母親見面,還強硬地表示“不需要她照顧”。

  2002年至今,路米由和馮炯隻團聚過3次。

  盡管她去年曾去盤縣人民醫院看過兒子,並拿出4000多元積蓄給孩子治病,但今年年初路米由拒接馮炯電話的行為,還是遭到兒子怨恨。

  多年來母子難團聚,已讓兩人產生隔閡和陌生感。

  “這兩天他對我好多瞭。”路米由說,過去兩夜她都是在兒子床邊支一張床過夜,“第一天很兇,不理我。”她耐心與兒子講道理,昨天,馮炯才開始表現得平和。

  昨天下午,路米由坐在馮炯床邊,拿過兒子吃剩的炒菜和饅頭,慢慢嚼著。馮炯指著桌上的飯菜讓她吃,“我吃這個就行。”路米由說。

  這兩天,路米由多次吃兒子的剩飯,馮炯說買新飯,母親也不同意。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對她。”在母子感情上,馮炯還是沒有釋然。

  已確定母子血型一致

  前日,路米由在林女士的陪同下,在武警總醫院接受瞭血液、肝功能等基礎檢查,並確定母子血型一致後,在昨日接受瞭心臟、肝腎等進一步有關配型的體檢。

  馮炯在武警總醫院的主治醫生朱醫生曾介紹,如母子配型成功,便可在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核通過後,進行腎移植手術。

  “這種活體移植的成功率很高,術後效果也好。”他表示,母親捐腎可省下大筆費用,整個治療所需20萬元左右。

  截至昨日17時,馮炯已獲得55萬餘元捐款。包括465筆銀行轉賬,總額超35萬元;42筆現金捐款,總額超11萬元;紅基會兩項籌款項目,總額超9萬元。

  林女士介紹,目前善款已支出6萬餘元,“包括5萬住院押金,馮炯母子5000元生活費和路女士6000多元的體檢費。”而每筆支出均由負責中日友好醫院的片兒警陳警官等五人共同簽字。

  另外,林女士等人也表示,目前捐款已可支付馮炯的治療費用,“我覺得大傢可以暫時停止捐款瞭。”

  這位母親才36歲,她還很年輕,完全可以不管馮炯,自己找個人傢好好過。但她還是來瞭,準備給兒子一個腎,這就是個壯舉。 ——救助馮炯的好心市民林女士

  得知馮炯得尿毒癥的那年,我把打工攢的8000多塊錢全花在兒子治病上瞭。後來沒錢瞭,就不敢接他電話瞭。想著兒子在東,女兒在西,都救不出來,一直心寒。 ——馮炯生母路米由

  ■ 講述

  “錢重要還是你兒子的命重要?”

  10月3日晚,林女士接到路米由打來的電話。

  是貴州盤縣一傢派出所的工作人員找到瞭路米由,並將林女士的電話號碼告訴她。“他們說你兒子在北京被人救瞭,你趕緊給人傢打個電話。”

  “我跟她說,你一定要來北京。”林女士回憶,當初自己也是“大妹子長大妹子短”地跟對方拉近關系,希望馮母能早日進京,“好多事沒她辦不瞭”。

  路米由說,聽到兒子被人救瞭,她很感謝林女士等好心人,但是不敢立刻出發。

  “說是怕老板扣工資,得先請假。”林女士說,當時路米由說她正在紹興一個廠子裡跟人傢做被面,一年才能結一次工資,怕現在走瞭拿不到錢。

  “是錢重要還是你兒子的命重要?”林女士當時跟路米由說。

  路米由還曾把老板的電話交給林女士,拜托她出面溝通,“對方沒聽我說完就把電話掛瞭。”林女士說。

  從10月3日到10月6日,兩位女性打過許多次電話,“大部分都是她主動打給我的。”林女士說。

  這幾天,路米由內心也掙紮多次。“開始怕沒錢,去瞭也沒用。”她說,在工廠上班很吵,根本聽不到手機鈴聲,“後來我看每天都有十幾個電話,就不上班瞭,好好接電話。”

  路米由說,最終她決定去北京看看,“好歹能見我兒子一面。”

  10月9日,路米由出現在武警總醫院,“一見她我就什麼都明白瞭。”林女士說,這位母親有著不同尋常的經歷。

  尿毒癥少年生母講述母子離散路

  10月9日,路米由講述她離開馮炯之後的經歷。

  她曾有過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傢。“我丈夫脾氣最好瞭。”路米由回憶,丈夫從不讓她幹活,“我要去種地他都把我拉回來,說要錢找我。”

  “2002年,我丈夫開拖拉機翻車去世瞭。”路米由說,幾個月後,有兩個人勸她出門打工。“當時他們住在我親戚傢。我想著在傢也沒意思,就帶著女兒走瞭。”

  那年馮炯8歲。

  路米由不識字,甚至不認識自己的名字。她記得,她先被兩人帶到曲靖市,對方給瞭她一張寫著數字的紙,說是支票。“我後來才知道那是火車票。”就這樣,她被帶到瞭安徽。

  在安徽,路米由才知道,她要被人販子賣出去。

  路米由稱,買傢為主傢,“他們說花瞭一萬二買的我。”她回憶,最初被關瞭四個月,放出來後,她還是想跑。

  正好新疆有個廠子來招人撿棉花。“我跟主傢說,我丈夫死瞭,女兒也帶過來瞭,肯定不跑瞭,求他們讓我去工作。”最終主傢同意她去新疆。

  主傢同意的條件是:路米由必須把女兒留下。

  “我女兒跟我說,媽媽你跑吧,我就跟他們說我肯定聽話乖乖的,他們就會對我好瞭。”路米由說。

  路米由是在8月間去瞭新疆,那邊工廠老板瞭解到她的情況後,替她報警並聯系到瞭貴州盤縣警方。

  “盤縣刑警把我領回去瞭。”路米由說,她向警方反映女兒還被扣留安徽的事,“警察說一定能幫你找回女兒。”

  這之後,路米由再沒聽到過女兒的消息,“警察說主傢帶著女兒躲起來瞭。”

  昨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試圖聯系貴州盤縣警方,但多次撥打,電話均未接通。

  再次回到貴州,路米由曾帶著9歲的馮炯改嫁,但又很快離異,並在馮炯11歲時前往浙江打工。“再回傢時,馮炯已經不見瞭。”

(原標題:吃兒剩飯 “棄”兒母親與子關系解凍)

Tags:
Event Management,
PR Event,
Event Production,
活動策劃,
Event Organizer,
public relation,
活動管理,
pr 宣傳,
市場策略,
活動統籌,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