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贈窪庈測婕家馱忨儕跡12祫20

業內揭秘黑市代孕產業:人工授精價格12萬至20萬

業內揭秘黑市代孕產業:人工授精價格12萬至20萬

www.prototype.com.hk

新民周刊第41期封面嗨,你生瞭嗎?!國人熟識的見面,彼此間的招呼,最體現他們的生活糾結。很久很久以前,“吃飯瞭嗎?”無疑是最糾結的關懷,因為物質短缺,不成餓殍,便是幸事。後來相繼是“留學瞭嗎?”、“下海瞭嗎?”、“離婚瞭嗎?”、“漲停瞭嗎?”、“買房瞭嗎?”……直至當下“幸福瞭嗎?”。這中間,一個橫亙二十年的熱點招呼,就是“懷上瞭嗎?”或者,“你有瞭嗎?”。初聽時很白癡的。“懷上瞭嗎?”不該是國人間的詢問,而應該是某些白種人間的探詢,他們往往海馬一樣不容易抱卵,而中國人,誰都知道,13億的人口總量已足夠詮釋民族頂級的繁衍力。問題是,盡管專傢認為:“目前全國沒有一個大樣本的調查來證實生育困難人群有擴大的趨勢。”但事實上,感覺告訴我們,我們的周圍的確到處是探頭探腦而目光遊移的詢問:“懷上瞭嗎?!”“你,生瞭嗎?!”街頭巷尾的潮論如同蟎蟲一樣爬滿我們的鼓膜——“我們的上一代,太容易懷上瞭,弄堂裡到處是赤腳狂奔的‘阿八頭’、‘阿七頭’,現在,為什麼這樣難?!”是啊,現在為什麼這麼難呢?曾幾何時,我們的民族,三千年來,人口就沒有過億,即令盛唐富宋,人口最多時也就八九千萬。但一個物種的植入就改寫瞭我們,據說正是土豆和紅薯的泛濫,使我們的人口總量於康熙年間輕松過億,以後一路狂奔,直達巔峰。會不會又有一個奇跡的植入,讓我們既能“瓜瓞綿綿”,又能“總量恰當”呢?(主筆 胡展奮)求子若渴造化弄人。讓容易的太容易,讓艱難的太艱難。那些仍在漫漫求子路上蹣跚而行的人們,每天都在上演著人生悲喜劇……記者|陳 冰你幸福嗎?幸福是什麼?如果話筒伸向一對求子若渴的夫妻,他們會告訴你:幸福就是擁有一個寶寶。按照全世界不孕不育發病率10%-15%計算,每十對夫妻中就有一對會遭遇生育障礙。這是一個龐大的群體,除瞭那些自然法則中的“不幸者”,在中國當代社會,工作壓力導致的亞健康、環境惡化、高齡懷孕、人為流產增加等原因制造的生育困難群體,也在逐步壯大。每一個生育困難傢庭,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生孩子,那麼難那是一個暴雨如註的早晨。一個渾身濕透、滿臉淚痕的中年女子跪在診室門口,語氣哀婉地央求著:“我想要個孩子,我想要個孩子,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求求你們瞭!”這位長相清秀的蔡姓女子是個溫州富商,房子、車子、票子一大堆,可就是沒有孩子。為瞭好“孕”,多年來跑遍全國各地的“特色”醫院、“特色”門診,會過多次名醫大師,吃過無數中西藥物,嘗盡無數痛苦手術,最終依然“腹中空空”。她說自己永遠記得那一天,當她找到專傢要求做懷孕的最後一步努力——試管嬰兒時,頭發花白、慈祥的著名老專傢用悲憫的眼神望著她:“你還是不要白費錢瞭,我認識不少產科醫生,我會讓她們幫著留意,有合適的棄嬰時聯系你收養一個吧。”她把一位中醫專傢當成瞭最後一根稻草,請老專傢用死馬當做活馬醫的心態來幫幫她。“她的情況真是太糟糕瞭,輸卵管嚴重堵塞,子宮完全變形,卵巢功能低下,人傢連試管嬰兒都不給做瞭。我當時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說先治療4個月看看吧。”老中醫俞瑾說。也許是心誠則靈,也許是造物主也被蔡女士經歷的磨難和勇敢所感動,在治療半年之後,蔡女士奇跡般地懷孕瞭。可醫生畢竟不是造物主,他們也無力改變這樣一種事實——國人的生育能力近年來不斷下降,已婚人群中不孕不育比例不斷上升。張麗和老公朱強過著讓人羨慕的優質生活。張麗在一傢世界500強企業任公關經理,朱強開著一傢貿易公司。從約會開始,他們就打定主意要做一生不要孩子的“鐵丁”。結婚的時候張麗已經28歲,而老公大她5歲。就這麼過瞭七八年無牽無掛、滿世界瞎跑的日子。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張麗忽然發現一個事實:朱強開始喜歡孩子瞭。“老公眼睛跟著每一個見到的寶寶轉,抱起來哄啊逗啊的,不厭不煩。他常有意無意說起孩子的事瞭。出去吃飯,朋友們個個帶著小孩子,隻有我們兩個甩著手,有點不自在瞭,一次吵架,他終於說出瞭‘個個都有個後代,隻有我沒有’的話,這一情景刺激到我瞭,我開始動搖,希望他熱切眼神望的是我的孩子而不再是別人的娃娃。這一動搖哇,就像老房子著火一樣,稀裡嘩啦燒得不可救藥,才發現原來我對孩子也是那麼地渴望瞭。”然而事與願違。已經35歲的張麗經過一系列檢查後發現,想要孩子沒那麼容易。醫生診斷張麗輸卵管雙側嚴重積水。“積水是什麼?是炎癥造成輸卵管完全不通並閉鎖,產生的含菌積液儲留在輸卵管裡,形成瞭一個大大的圓球。看過的醫生都搖頭瞭,不用她們搖頭,我自己早把頭快搖下來瞭,我知道這基本上等於宣判我今生生育無望瞭。因為很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輸卵管功能已破壞瞭,就算還好,也隻能是做造口術放掉積水,但就是做造口術,復發率也極高,積水會返流,破壞子宮內環境,就算做試管也極難成功。我還是抱著最後一線希望,找專傢希望做造口術後結紮輸卵管,做試管嬰兒試一下,結果,醫生全都不答應。”聽到醫生宣判自己“死刑”的那一刻,張麗萬念俱灰,回到傢就向朱強提出瞭離婚。“我不想背負這個太重的包袱瞭,真心地希望他能另覓賢妻,傳續後代。”朱強堅決地拒絕瞭張麗的提議,於是兩個人開始瞭漫長的求孕經歷。吃過各種偏方、秘方,打針打得密密麻麻,喝藥喝得天昏地暗,經過瞭各種稀奇古怪的、令人難堪的、鉆心疼痛的檢查、手術和治療,仍無結果。張麗再次灰心,又是朱強說,“堅持吧,一碗碗藥下去,就是一個個希望升上來,也許有一天,老天能看到能感動,那時我們就有瞭孩子瞭吧。”張麗的情緒漸漸失控瞭,低落絕望,暴躁易怒。朱強也漸漸不耐煩瞭,不再那麼關心,沒有瞭那麼多的寬慰,兩個人都跌進瞭痛苦的深淵,傷人的難聽的話也都說出來瞭,婚姻搖搖欲墜。到後來,朱強開始話少,開始晚回傢,開始回瞭傢也是上電腦,不到後半夜不睡覺。開始誰也不再多說瞭。誰都清楚婚姻這條船正在擱淺,到最後一步隻是時間問題。“以前認為生孩子嘛,小事情,想生隨時生啊,所以沒有也坦然。但當得知自己成瞭不孕不育患者時,反而激起瞭一種不可得卻偏想得的欲望,並被這欲望燒得沒瞭理智。”漫漫求子路“我這幾年的經歷當時一般不怎麼敢隨便對人說的,因為大多數人隻會拿我的情況當茶餘飯後的談資,不是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瞭不起是一副可憐你的表情,還有說難聽話的呢。所以大多時候人傢問起來,硬著頭皮說是自己沒玩夠,還不想要呢。”張麗說她特別理解那些為瞭生孩子而遭受百般痛苦的姐妹。張麗為瞭要孩子算是吃盡苦頭。在就診西醫效果不佳後,張麗通過朋友介紹也找到名中醫俞瑾。“我之前一直不怎麼信中醫的,最絕望時連迷信活動都搞過瞭,但就是沒想到過去試試中醫。”接下來張麗一面按照醫生的要求喝著藥,外敷著小腹,做著針灸,一面漫不經心地測基礎體溫,測排卵試紙。“這是這幾年做習慣瞭的事情。早上沒睜眼,老公聽到我測口溫的滴滴聲就感到煩透瞭。正經想XX時,我說時間不到不允許,到日子的又一天到晚催,老公常發牢騷說,你以為這是做操啊,喊喊稍息立正就行瞭?當初一大幫難孕難育的女人,天天湊一起就交流排卵啦、體溫啦,連累一幫老公們湊在一起抱怨,同房變成軍事管理項目,得聽沖鋒號才能上陣。”兩個月過去瞭,月經還是按時報到,不但按時報到,而且經量經色都異常,張麗知道這些年的用藥讓內分泌嚴重紊亂瞭。“當月,歐錦賽開始瞭,原本就是球迷的老公這回更有瞭理由躲避我。天天通宵看球,白天睡覺,兩個人很久沒照過面,沒說過話瞭。我打定瞭主意,等比賽結束,再提離婚,不同意我就單方面上訴也要離瞭。這個十字架太重瞭,身體上的,金錢上的,精神上的,我受不瞭啦!”偏巧有天晚上,張麗和朱強一起去見大學同學。一番懷舊之後,觥籌交錯之間多少年為瞭懷孕滴酒不沾的張麗卻破例喝瞭酒。回憶起年少時的輕狂與浪漫,朱強和張麗都心生感慨。回傢後兩人直接進瞭臥室。而那天,剛剛好是張麗排卵試紙陽性的日子,奇跡就這樣發生瞭。哪知懷孕才隻是個開始,保胎的日子並不比“造人”輕松。懷孕初期多次見紅,害得張麗隻能躺在床上保胎。朱強不敢再有絲毫大意,甚至學會瞭註射,每天為張麗肌肉註射黃體酮。由於黃體酮是油性的,並不好吸收,保胎三個月時,朱強找不到下手紮針的位置瞭,佈滿針眼的屁股早已硬得像石頭。每天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的張麗開始回望充滿艱辛的懷孕之路——首孕流產,實在是受瞭無良醫德的影響,媒體到處都充斥著“無痛人流,先進技術人流”等等廣告,一些醫院為瞭賺錢,大量做這種宣傳,讓少不更事的張麗以為流產小事一樁,對身體沒什麼損害。可是,無論感覺上痛不痛苦,流產對人體都是極大的傷害,而且有可能一次流產終生不孕或終生留患。因為這次不徹底的流產手術,張麗的輸卵管發生堵塞,此後若幹年間,通水術、造影術、刺卵術等等,凡是能做的,張麗一個也沒拉下。通水術中,巨大的疼痛使得張麗小手指因用力抓扯床邊而成骨裂;刺卵術中,大針刺穿子宮的疼痛讓她沒齒難忘;而造影術中註入冰涼的碘油後的翻攪更是讓她痛不欲生。張麗感嘆,身體上經受的疼痛已經不算什麼瞭,單是這麼幾年來,日日夜夜的心理煎熬,無數次的失望和灰心,就足以讓人淚滿衣衫瞭。歷經6年坎坷求子路,張麗終於在42歲那年成為一個男孩的母親。雖然眼下的她滿臉幸福,但那段經歷“真的是不堪回首,不堪回憶,有時夜裡夢到,還會哭濕枕頭一身涼汗”。失獨傢庭之痛和那些因為疾病、生活壓力導致的生育力喪失不同,還有一群無法生育的人群不該被忽視——由於特殊國情而造成的失獨傢庭。最近一則讓人心酸的新聞正在網上流傳。10年內,重慶農民田學明痛失一對兒女,失去精神支柱的他選擇瞭一種令人震驚的寄托哀思的方式:將兒子存放於傢中的冰櫃中,用他的話說,“在冰櫃裡,兒子跟活著時一模一樣,就在我身邊,從來沒離開過。”人生最大的不幸,莫過於中年喪子,而同樣的傷痛,10年內田學明經歷瞭兩次。女兒15歲時中暑昏迷離世,兒子又因為白血病於2006年離世。年過六十的他滿頭白發,拼命幹活,為的隻是把自己搞得很累好不再去想過往的悲傷。那個放在墻腳的冰櫃,寄托著夫妻對兒子的哀思 :“好歹想他的時候,我能打開看上一眼。隻要兒子還在傢裡,我就有活下去的動力。”失獨傢庭,是我們這個社會特有的傷痛。如何讓失獨傢庭有一個幸福安定的晚年,近年來一直是邵敬於醫生思考的問題。作為著名的婦產科教授,年過七十的邵敬於有著令人驚羨的職業經歷。他的團隊曾經讓一位57歲的絕經婦女再度懷孕,並順利誕生一名男嬰。事過境遷,邵敬於仍然對當年老婦哭訴的一幕記憶深刻。“……你看我老,其實我可是一夜之間老瞭足足10歲!我的事業很成功,不是一般的成功,我和丈夫共創的事業不僅國內有知名度,就是國外也有影響。我們倆曾多次赴國外領獎……但我這一生最疼愛的還是我的兒子……我中年得子,兒子卻突然撒手人寰,離我而去……”“我可不管我的想法有多麼瘋狂多胡鬧,我一定要再懷個孩子!求求您瞭,醫生,否則我整個傢完瞭,事業也完瞭,我早就不想活瞭,孩子沒瞭,我孤零零地活著還有什麼意思……”讓絕經三年的婦女重新懷孕?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但是通過“人工模擬正常月經周期”,萎縮的子宮重新發育起來,運用供卵者的卵子和老公的精子結合的胚胎順利植入高齡母親溫潤的子宮並順利著床。然而,保胎並受孕更加艱難。對於年近60歲的女人來說,“胎膜破裂”,“免疫排斥”,“先兆子癇”,“妊娠期高血壓”,“妊娠期糖尿病”,任何一種病變的發作都足以要瞭她和胎兒的命。但這一道道險關最終全部被執著的母親打通,沖破瞭超高齡生育極限的她生下一名叫曙光的世紀嬰兒。這位母親無疑是極其幸運的。身處大山深處的田學明和更多失獨傢庭恐怕無力創造這樣的醫學奇跡。邵敬於感嘆生孩子是很辛苦的事,但是沒有孩子的痛苦也隻有沒有孩子的夫婦更能體會。孩子是每個傢庭和諧的音符,失獨傢庭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好在現代的醫學技術比以往發達瞭很多,可以有更多的輔助方式幫助人們生兒育女,讓人類一次次沖破生育極限。然而,醫學技術可以不斷創新,喪子之痛卻難以輕易撫平。也許對於絕大多數獨生子女傢庭而言,最大的保險就是讓醫生將自己的精子、卵子冷凍起來,以備將來的不時之需——這看上去或多或少都顯得有些殘酷。生育是件重要的事嗎?輔助生殖技術在這些年是解決生育困難問題的一個有效手段,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的不孕門診量,連續5年每年增長30%—50%。僅上海所做的試管嬰兒就翻瞭一倍,從以前的每年1萬例上升至每年2萬多例。按照30%-40%的嬰兒出生率推算,一年就有近8000個試管嬰兒誕生。而衛生部的統計數字表明,從1988年3月10日,第一個試管嬰兒在北京醫科大學第三醫院誕生,截至2004年12月30日前,全國共做瞭11萬例試管嬰兒,誕下3萬多個孩子。不難看出,最近幾年試管嬰兒的出生率正在大幅上升。在感謝科技昌明的同時,不得不苦澀地接受這樣一個現實——我們或許正在失去自然生育的能力。在俞瑾醫生的病人中,像張麗這樣折騰半生高齡產子的女性並不少見。作為名滿中外的婦科專傢,俞瑾見識過太多的疑難雜癥。看過太多關於求子的辛酸故事後,俞瑾對生育有瞭哲學般的認識。在這位80歲高齡的老人看來,女人是水,男人是山,水不是弱而是柔,男女平等並不意味著男女要做一樣的工作,而是男女平等地在社會上分擔彼此不同的社會責任。“女人最大的天職就是要繁衍教育後代,但現在社會壓力太大,競爭激烈,讓女性從孩童時代就處在必須爭第一的功利環境中,似水一般的女人在不斷的競爭中慢慢被熬幹,身體毀瞭,生兒育女的能力減弱或沒瞭。”“其實女人的很多婦科疾病,如卵巢內膜樣囊腫、大部分子宮肌瘤、盆腔炎,都是可以通過懷孕得到再解決或治愈的。現在有些婦科手術是否太過瞭,除非是必要,動刀總會對身體造成某些損傷,有些甚至是無法彌補的傷害。所以,我建議女人一定要慎重對待手術,不要輕易對子宮‘下手’,最好不要做人工流產。”“女人生孩子要趁早,有瞭孩子就要要,生完孩子再做事業,一生最好生兩個。”在絕大多數國人眼中,俞瑾醫生這樣的理念與國情不符,與國法相悖。但在一個一生關愛女性的大醫心中,這才是真正的以人為本。(文中部分采訪對象為化名)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