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場上兇猛“京罵”應被認真重新審視

賽場上兇猛“京罵”應被認真重新審視

賽場上兇猛“京罵”應被認真重新審視

www.thecaptial.com.hk

3月28日,北京五棵松籃球館,觀看CBA總決賽的球迷。圖/CFP京罵兇猛多年以來,賽場上的“京罵”一直存在,但從未像今天這樣引起重視。它混雜著賽場上的助威、對平日鬱悶的發泄和中國特定城市文化根深蒂固的傲慢。如今,“京罵”現象應該被認真理性地重新審視黃色外套、紅色綬帶、白手套,150名志願者出現在3月28日的五棵松籃球館,這些由北京市文明辦組織的志願者,大多是五六十歲的中年人,來自場館附近的社區。他們手裡拿著一副標語牌,黃底紅字很醒目,牌上寫著“北京球迷,懂球懂禮”“愛北京、愛主場”“文明觀賽,從我做起”等標語。觀眾陸續進場前,150名志願者攜帶標語牌,分散站立在館內各通道的樓梯處。此次CBA總決賽如臨大敵,全因之前五棵松籃球館出現京罵所致。 “京罵絕不是特點,而是污點”3月23日,中國籃協下發瞭一則處罰通知:北京賽區第二次出現較大面積觀眾罵人的不文明行為,第三次發生觀眾向場內投擲雜物的情況。根據《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紀律處罰規定》,對北京首鋼俱樂部和北京賽區通報批評,核減北京首鋼俱樂部聯賽經費11萬元作為處罰。也對違規的廣東隊主教練李春江和隊員周鵬進行瞭處罰。26日,新華社體育部官方微博曝出消息:國傢體育總局籃球運動管理中心綜合部主任徐嵐稱,北京隊的主場如果再出現大范圍的京罵,導致比賽無法正常進行,甚至影響到賽場秩序,造成安全隱患,不排除更換北京主場的可能性。一時間京城球迷嘩然。盡管很多人認定,以籃協近兩年的辦事效率和風格,更換主場的可能性不大,繁瑣的票務、安保等工作都是籃協難以協調解決的,但北京方面仍很重視這條未被籃協證實的傳聞。本賽季北京金隅引進強援馬佈裡後,球隊有瞭質的變化,超常發揮,一舉闖進總決賽,並於前三場比賽贏下兩場,如果回到北京連續兩個主場比賽都拿下,將以 4:1奪冠,創造歷史記錄。北京各界都對總決賽十分重視,比賽地也由往日能坐6000多人的首鋼籃球館,移師容納18000人的五棵松籃球館。這個決定並不是由俱樂部做出的。比賽開始前兩個小時,五棵松籃球館內的大屏幕循環播放著宣傳片,“……京罵絕不是特點,而是污點……”片子的宗旨是希望球迷文明觀賽。北京金隅隊主教練閔鹿蕾、隊長陳磊、核心馬佈裡等人都在片中出現,勸導球迷。五棵松籃球館按NBA球隊場館標準設計建造,四塊大屏幕懸掛在館中心,音響效果極佳。在總決賽第一場時,大屏幕一直播放著北京隊和廣東隊本賽季的精彩集錦,或是流行音樂,而這一次似乎變成瞭勸誡失足青年的報告會現場。 “換蘇偉!換蘇偉!”連續兩個主場,五棵松體育館再也沒有出現群體性的京罵,但口號依然熱烈。觀眾喊的口號中,被認為用來取代京罵、喊的最多的是“換蘇偉”。蘇偉是廣東隊球員。總決賽第一場時,廣東隊周鵬對北京隊馬佈裡犯規,兩人鬥嘴,蘇偉上前幫腔,用簡單的英語罵瞭馬佈裡,並一直重復罵著。畫面通過五棵松館內的大屏幕傳遞給現場觀眾,雖然沒有聲音,但通過蘇偉的嘴型,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說什麼。“傻×,傻×”,有觀眾開始帶頭喊。現場廣播員通過廣播對觀眾喊:冷靜,千萬別沖動。但那兩個字的京罵仍響徹全場。在比賽中,隻要對裁判判罰不滿,或者對廣東隊不滿,觀眾就會開罵。蘇偉的出現,使罵聲更有針對性。因為戰術安排等原因,蘇偉其後的比賽中鮮有上場機會,北京觀眾從此也開始用“換蘇偉”揶揄廣東隊,且取代違規的京罵。“一個人代替全隊被攻擊,這對蘇偉很不公平。直接攻擊隊員,會造成更大傷害。”《籃球報》記者林琨毅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林琨毅曾長期駐美國報道 NBA,“NBA的現場一般會有噓聲,或者針對球員,比如喊‘科比suck(很爛)’,再激烈也都在可控制的范圍內。不會喊F開頭的臟話,如果喊瞭,會立即被保安帶走,因為別人不喊,你喊會馬上被發現。這像是約定俗成的規矩。”他說,“如果北京能找到更有力的口號,京罵也許能被取代。”3月30日,北京金隅隊的奪冠夜,北京工人體育場同時在進行一場備受矚目的比賽,北京國安隊對陣天津泰達隊,由於歷史文化和地域淵源,兩隊比賽被外界稱為 “京津德比”。由於場內外的競爭都太激烈,雙方協商決定,2009年之後,兩隊的球迷都不組團到客隊主場觀戰。而就在2009年,有位女球迷隨天津隊到工體。整場比賽,北京球迷都以京罵攻擊客隊,天津球迷也進行回擊。下半場比賽,該女球迷忍不住站起來對現場警察吼道:“這樣罵你們管不管,不管我也去跟著罵。”以示自己對球場所發生事件的憤怒。但沒人在乎她的感受,大傢都習慣瞭。受五棵松籃球館的影響,這次“京津德比”當晚,工體來瞭4萬人左右,除瞭常用的加油口號外,球迷們也有些起哄有些無厘頭地喊著“換蘇偉”。比賽進行到第46分鐘,現場廣播宣佈天津隊換人,2號何揚上。“傻×換傻×,越換越傻×”,工體內的很多球迷高喊瞭兩遍。“應該不光是對天津隊比賽換人時罵,要不然不會那麼多人都會喊,可能已經習慣這麼喊瞭。”天津球迷協會會長王津洲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別的城市球場也罵京罵那兩個字,天津球迷也罵過,但很難像工體這麼大的聲浪和持續時間長。那年做客大連,之前傳聞大連球迷在天津被打,所以大連球迷全場喊‘幹死天津’,我覺得很激進,但還不至於讓人反胃。京罵這是整場,我確實搞不懂為什麼。”下半場,天津隊外援索傑在場邊熱身,有出界的球滾來,索傑撿起,招來一頓京罵。看索傑沒反應,有些球迷換成英語罵,索傑朝看臺鼓瞭鼓掌。這是天津隊3月3日才簽下的英格蘭外援,就連一些天津球迷都認不準,更不用說和北京隊有何過節,多數觀眾在跟著起哄。“北京前些年鬧得過瞭,現在有些場次也是,有些人去瞭就(將京罵)當做90分鐘的口號。”北京國安某球迷團體領袖張陽(化名)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整場喊,我也接受不瞭,政府如果要求一句不喊也是不現實的。” “全國球場都在罵,唯獨京罵獨領風騷”1995年,弗拉門戈隊抵京參加友誼賽,這是巴西最好的俱樂部之一,當傢球星羅馬裡奧曾獲評世界足球先生。當晚,工人體育場湧入近6萬觀眾。北京國安隊一直比分領先。不久,羅馬裡奧的進球幫球隊扳平比分,他再拿球時,被一些人喊“傻×”,後來喊聲更大瞭,大到像是所有人都在喊。旅居北京多年的英國人羅文那天也在看臺上,他女朋友問,球迷在喊什麼。“愚蠢的陰道。”羅文在著作《足球無疆》中回憶道,“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瞭,這是她第一次親歷現場比賽,我突然發現這並不是我們理想的約會場所。”在京生活多年,嗜球如命的羅文有過多次現場看球經歷,他知道球迷的“厲害”,起初他認為這樣一場無關緊要的友誼賽,不至於出現京罵,但還是發生瞭。賽後,有人向困惑的羅馬裡奧解釋,球迷在用中文喊“超級球星”。從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創始,甚至更早,京罵就在球場上出現瞭,很快就從北京蔓延到其他城市,隻是火爆程度一直都不如北京。“這種喊聲確實很震撼,有時候讓人熱血沸騰,特別是碰到強敵的時候。”一位退役的國安隊球員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有關單位呼籲球迷抵制京罵這類的助威方式。首都精神文明辦還請國安隊長徐雲龍等球員拍攝宣傳片,倡導文明看球,但收效甚微。有一段時間,隻要球迷開罵,工體大喇叭就會播放國安隊歌或者其他聲響,意圖掩蓋京罵聲,但總是被一輪更兇猛的罵聲回擊。人們似乎借看球的短暫時間充分發泄自己平日裡無法疏解的鬱悶。“這是以暴制暴。以五六十歲人的心態去管理二十多歲,會有代溝。我悲觀地說一句,球場京罵制止不瞭。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過多關註、評價。年維泗(足壇名宿)曾說(京罵)沒什麼可討論的,比如偷東西,有什麼好討論對錯的。可能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就不會罵瞭,他面對兒孫,難以啟齒。” 北京社會科學院體育文化研究室主任金汕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全國球場都在罵,唯獨京罵獨領風騷,應該自己反思一下,是否對此事的態度有失策的地方。”對於北京很多球迷來說,在球場上用京罵,已不再隻是為北京球隊助威的方式,仿佛進瞭球場,京罵就是娛樂的一部分。“現在京罵逐漸在減少,口號一直在更新。”北京國安某球迷團體領袖張陽(化名)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北京球迷的統一著裝,和整齊高舉的代表球隊顏色的綠色圍巾一直是很多城市球迷誇贊的,“國內一直對球迷文化不重視,都是民間自己做,我們從外國學,糟粕也學來瞭,有人學意大利的極端球迷,這就不是京罵這麼簡單瞭。這些都需要引導。”3月30日的“京津德比”,北京國安隊三比一拿下天津隊。散場的足球迷都很關註籃球隊的情況,一傢小店裡,擠著很多球迷,通過電視觀看最後幾分鐘的比賽。馬佈裡犯規次數滿瞭被罰下,“裁判傻×”,球迷喊道。廣東隊朱芳雨也被罰下,“朱芳雨傻×”,球迷喊道。前排球迷看得興奮站起,“坐下傻×”,球迷喊道。京罵不光在球場內用來攻擊客隊球員,對於在這座城市長大的青年來說,這類詞語似乎已經成為在某些特定場合或對某些人的習慣用語。(中國新聞周刊)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