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朝平因言獲罪遭遇“史上最長取保候審”

謝朝平因言獲罪遭遇“史上最長取保候審”

謝朝平因言獲罪遭遇“史上最長取保候審”

www.gccomhk.com

謝朝平。  本報記者 劉麗琦 發自北京  9月3日,身在北京的謝朝平收到瞭陜西省渭南市公安局寄過來的《取消取保候審通知書》,讓他哭笑不得的是,在這樣一份嚴肅的法律文件上,公安局機關卻誤將取保候審的開始日期2010年9月17日填寫為2001年9月17日,“取保候審期間長達10年”,據信陰差陽錯地制造瞭“史上最長的取保候審”。  2010年8月19日,謝朝平因言獲罪—所著反映三峽移民生活的報告文學《大遷徙》在火花雜志出版後,謝被渭南警方定性為非法經營罪。遂被帶到渭南,開始30天的牢獄生活。  “一年過去瞭,手銬和牢門制造的傷痛早被制造者忘記。但受傷者不會忘。”也就在這一天,謝朝平寫瞭一篇博文《跨省一周年,我向朋友說聲謝!》。2010年8月19日,謝朝平被渭南警方從北京的傢中帶走,隨後媒體、作傢以及知名人士及普通民眾開始瞭“全民大營救”,2010年9月17日,謝被取保候審回傢。  這一年,這件事,改變瞭56歲的謝朝平,同時改變的還有與他相濡以沫的妻子李瓊,以及他們眼裡的世界。  “驚悚”的敲門聲  “傢裡有人嗎?查燃氣的。”  “證件呢?我要看你的證件!”  “居委會的,沒有證件。”  “你不提供證件,我不能開門,誰知道你是做什麼的,萬一是公安冒充來抓我的怎麼辦?”  來人氣沖沖地走瞭。  這是幾個月前謝傢發生的事。現在被當做笑話時常掛在謝的嘴邊。  去年取保候審回來後,謝朝平就急匆匆地搬瞭傢,“不是怕,就是想換個環境”。但陰影一直縈繞在這個傢庭中,謝傢的門後,一直放著一根鐵棍,“如果有人強行闖入,我就不會客氣瞭”。一年前,渭南警方冒充人口普查的工作人員進入他傢,進門後就讓謝蹲在墻角,呵斥,戴上手銬,這一切,被謝看作是對他的侮辱,他再也不想重復這個“噩夢”。  “事實上,這一年,我的生活表面平靜,但我總感覺一直有一雙眼睛盯著我們。”謝朝平有揮之不去的不安全感。  前段時間,一傢報社曾經和謝朝平約稿,讓他談談《大遷徙》,後來報社爽約,謝覺得是有人打瞭招呼,繼而懷疑手機受到瞭監聽,因為“事情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幾天前約朋友一起吃飯,有人總是在包廂的門口向裡張望,謝覺得是被人跟蹤。  “老謝就是太緊張瞭,我們現在又沒有做什麼。白天他在傢寫東西,晚上我們一起出去散步。誰還監視我們幹嗎。”李瓊說。但每次她從外面回來也總是回頭看看後面有沒有人尾隨。  而身在四川的兩個孩子,幾乎每天都要給父親打個電話,如果電話打不通就會憂心忡忡。  “隻要案子不撤,我們就一天不安心。”李瓊說,“每次有人敲門我都不自覺地緊張起來,想到的都是不好的事兒。”  活躍的微博控  “因寫書而被渭南跨省坐牢,因冤獄而誕生瞭這個微博。”謝朝平的微博簽名如是說。  2010年9月17日,謝朝平回京當天,就開通瞭微博,隨行的記者教會瞭他怎樣留言、發帖……這讓平時隻會打開Word文檔和簡單地瀏覽網頁的55歲的謝朝平也成為瞭“會織圍脖的人”。從此,謝的言論似乎找到瞭出口,他成瞭“微博控”。隻要有時間,他就會在微博上看看,想說的時候也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如今,他已經發表瞭500多條微博,粉絲已近7萬人。  但謝朝平很少在這個平臺上記錄自己的生活,這次事件改變瞭他的視角,開始愛管閑事兒瞭。誰的事情都開始和他有關。耿直的他從來都是直言不諱,為被強拆者發聲,不忿社會道德的缺失,也譴責錯誤的輿論導向,言辭犀利,憤怒之情溢於言表。這已經不是那個隻執著於文字世界裡的老謝瞭。  “人人都是不安全的個體,誰都沒有住進保險箱裡,今天的你可能就是明天的我。在法制不健全的時候,人和人之間要相互支撐,相互關註。”  但最近,謝朝平有些沉默瞭。“微博發言也會有限制,不能一吐為快”,這讓直言不諱的老謝心生不快,常常在線,卻極少發言瞭。但不得不說的時候,依然犀利。  學會感恩  “今天,能在北京仰望藍天,呼吸雨後清新的空氣,不願多想那些煩心的過去和非常渺茫的現在,我隻想感謝那些與我素昧平生但在我生命最黑暗的日子裡鍥而不舍地向我伸出援手的朋友!”說這話的時候,謝朝平眼眶濕潤瞭。  但內心裡,謝朝平最感謝的是發妻李瓊。  在謝朝平眼裡,李瓊雖是一個有主見的女人,但出身幹部傢庭的她生活一直平靜,幾未經過大風大浪,所以謝被帶走的時候,唯一惦記的就是妻子,他一遍遍地叮囑李瓊:“不要怕,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丈夫被帶走後,李瓊也曾在雨中無助地繞著朝陽看守所一遍遍地呼喊丈夫的名字,但在謝被帶回渭南後,李瓊變得異常的堅定和勇敢,她堅信老謝會回來,每天奔波在拯救丈夫的路上。  謝朝平回傢後,身體不好,李瓊精心照顧。不僅在飲食上精心調理,也盡心地開導丈夫。他傢附近有個小公園,每天晚飯後二人一起去散步,主題仍離不開這場官司,但她從不埋怨,總是一遍遍地講謝身陷囹圄的時候,那些幫助他們的人的故事,她希望用感恩化解丈夫心中的不快。  謝傢的床頭現在放置著一臺呼吸機。是一個朋友從美國帶回來的。因為謝朝平睡覺時一直打呼嚕,以致每天昏昏沉沉,沒有精神。  “我常說,早晚有一天我會因為睡覺而醒不過來,因為憋氣,大腦供血不足,心臟也不舒服,幸好朋友帶回來這個東西。真好,要推廣一下。”如今這臺呼吸機成瞭他的“寶貝”,也隻有說起這個,謝朝平的臉上才會出現如獲至寶的成就感。  “這次入獄,我們最大的收獲是多瞭很多朋友,沒有想到遇難時有那麼多人幫助我們。我們要永遠記著這些人。”李瓊說,如今他談起每一個她接觸過的“新朋友”,就像說自己的兄弟姐妹、自己的孩子,如數傢珍般地記著這些人的故事和點滴。  未瞭的官司  雖然接到瞭《取消取保候審通知書》,但謝朝平心裡一點都沒有高興起來。自去年回來後,他就一直盼著早點撤銷取保候審,公安機關早點撤案,擺脫“待罪之身”。如今取保候審撤銷瞭,但案件並未撤銷。為此,9月5日,謝朝平的代理人—北京問天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澤致電渭南市公安局臨渭公安分局,詢問謝朝平已經解除取保候審,為何不撤銷案件。法制科長說讓問局長。打通局長電話,局長說已經研究過瞭,不撤銷案件,還要繼續偵查。  “我崩潰瞭,檢察院以謝朝平涉嫌非法經營罪證據不足,不予批捕的案件,公安機關竟然如此執著‘偵查’!”周澤感慨地說。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渭南警方不會輕易地放過我的。隻要我再打《大遷徙》的主意,他們就會以同樣的手段對付我。但我不怕。”謝朝平堅定地說。  這一年謝朝平做得最多的還是寫字,著作《禍起》已完成15萬字。  “難以平復的傷痛也使我對執政者們有瞭更多更強烈的期盼—  我期盼驕橫跋扈的權力能夠真正得到規訓,企盼專橫而任性的官員們不再罔顧民眾利益,與民為敵。希望不再看到政府非法強拆百姓的房子,不再強占農民的土地。希望城管不再當街行兇。希望新聞、出版不再被人用手銬‘管教’。希望律師的辯護不再被當作犯罪打擊。希望中國人能真正享有民主自由……  這些期盼也許是‘無理要求’,也許一時半會還隻能可盼而不可求,但我要套用一個律師的話說:正義雖不在當下,但我們能等得到!”

Tags:
event,
event company,
event management company hong kong,
event management hong kong,
events in hong kong,
pr firm,
public relations company,
public relations hong kong,
公司網址,
公司網站,
公司廣告,
公關工作,
公關公司,
公關公司香港,
公關廣告,
公關顧問公司,
香港公關,
香港公關公司,
印刷設計公司,
品牌公關,
活動公關公司,
戶外廣告公司,
平面廣告設計公司,
香港設計公司,
香港網站設計公司,
香港廣告公司,
香港廣告設計,
香港廣告業,
商業廣告設計,
設計印刷公司,
設計廣告,
網上廣告公司,
網站公司,
廣告公關公司,
廣告公司,
廣告公關,
網站設計公司,
廣告代理,
廣告印刷公司,
廣告設計公司,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